<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3天完成5000多人核酸檢測,這位從不逛菜場的“90后”還變身“買菜專家”……

    2021-02-20 09:38 | 作者: 李艷艷,米娜

    66ddea8655c021a8558d3eb41bc1f2b6

     

    e3b0013b7727cf1234edc49eaf4c0f95

    簡單粗放、低科技、沒溫度……那些關于物業的“固有成見”正被一一打破。疫情背后,業主和物業之間的關系被重塑,物業人的職業理想和認知邊界亦被打開。“90后”張澤的選擇背后,是一個行業的變化。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米娜

    圖片來源|被訪者

    “媽,我不回去過年了。”

    母親的電話突然打過來,電話這頭的張澤直奔主題。此時正值1月中旬,河北石家莊,碧桂園鳳凰城,這個擁有近千戶常住居民的大型社區里,他和團隊正在組織全體居民進行第二輪核酸檢測,張澤是這個小區的物業經理。

    歲末年初,疫情突襲石家莊。

    1月6日中午,張澤所在小區全面封閉,開始著手第一輪核酸檢測。此后3天,他帶隊協助兩名醫護人員,做完5000多人的核酸檢測。四天后,第二次輪核酸檢測啟動。

    那些日子,張澤每天從早晨7點忙到凌晨2點。焦慮情緒一直縈繞在這個“90后”年輕人、亦是團隊管理者的心頭。“我跟團隊講,不要緊張,但我心里其實很擔憂。我每天打電話,問得最多的就是‘有沒有問題’。”

    2月4日,小區開始實施常態化管控。不過,張澤團隊可以松口氣兒的時刻還遠未來到。比如,如何保障居民在疫情管控狀態中的正常生活?小區居民的臨時出行如何安排?小區封閉期間的維修施工保潔等外來滯留人員如何疏散等等,更多難題撲面襲來。

    張澤告訴《中國企業家》,他現在著眼更多的是,“業主隔離久了,總會發生很多臨時或緊急的情況。現在我們光做好日常防控還不夠,要實實在在地幫業主解決問題。”

    春節期間,如何做好返鄉人員的系列配合工作,是物業工作的重中之重。張澤所管理的小區不少住戶都是外地戶口。年前,在張澤團隊收集整理的住戶信息中,家庭中有返鄉過年訴求的人接近五成,每天小區的實際“流量”近200人。

    從小到大,這是張澤第一次在外地過年。“過年期間,物業人比較忙,休息也比較少。”張澤說。今年除夕,物業團隊忙到晚上8點,才終于吃上了“年夜飯”。

    “往年,我們一般安排外地同事回家過年,本地同事堅守項目。今年我們做了調整,本地同事回家團聚,外地同事留下,一起在項目上集體過年。”張澤說,僅在除夕夜,留守項目就地過年的外地員工就有25人。

    9bfdbca90b46bbb4b076fb6cf7a77254

    一場硬仗:

    3天完成5000人核酸檢測

    今年除夕夜,張澤團隊又多了一項新任務。

    2月7日,河北省有關部門下發了全省春節期間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相關規定。“我們的任務是配合當地派出所,在社區內做好禁燃禁放、保護環境的宣傳工作。”張澤說。

    實際的宣導工作并不容易。“燃放煙花本身就是北方人過節的傳統習俗,疫情過后,人們也都希望通過燃放煙花,來驅逐累計一年的陰霾心情。”張澤說,業主的心情可以理解。

    大年初一,張澤團隊接到了當地政府部門要求排查返鄉人員情況的相關工作,“就地過年”的留守員工針對此前收集的相關信息,做了最后一輪篩查統計。“這樣的鋪排工作,也為返鄉人員節后復工做好保障準備。”張澤說。

    事實上,從石家莊爆發疫情開始,“就地過年”這件事,張澤就已有所準備。準確的說,那是一種預感。

    2020年12月31日,元旦放假,在回河北邯鄲老家的路上,張澤突然接到一個消息,“疫情防控那邊聯系到我,要進行消殺管控,當時我就意識到,事情有些嚴重。”張澤回憶說。他在家里待了片刻,隨即趕回石家莊,緊急采購物資,并在小區內臨時成立了疫情防控小組。

    1月3日,石家莊進入“戰時”狀態。那時,張澤所在的物業團隊提前成立的疫情防控小組開始發揮作用,展開消殺工作。1月6日,小區封閉并要求進行全員核酸檢測。當日中午,兩名醫護人員到達小區。12點半左右,核酸檢測正式開始。

    “當時我們遇到的最大難題是,如何配合醫護人員,組織居民順利完成核酸檢測。”張澤說,第一輪核酸檢測啟動時,由于醫療資源有限,更多時候是小區物業人員在配合組織行動。但沒想到,“檢測時來的人會這么多”。最終在3天之內,物業團隊協助完成了5000多人的核酸檢測工作。四天后,第二輪檢測在物業和居民志愿者的協助下完成。

    “第一次檢測時壓力很大,因為從沒配合過這樣的工作。”張澤坦言,團隊當時有三分之一員工隔離在家,剩下的三分之二要負責所有工作,加上小區封閉首日,業主還不太理解,一部分員工要去疏導業主情緒,一部分人要配合醫護工作,“人手不夠”。

    第二輪檢測啟動前,張澤總結了第一次檢測的經驗,為了防止人員激增帶來聚集隱患,他提前聯系各方,尋求檢測的最佳方案。

    首先,增加醫護力量,“第一天,醫護人員增加到5名,第二天又加到7個。”

    另外是“分組檢測”,組織居民分散到各家所在的樓下,原地等待檢測。

    除去物業人員引導,現場組織力量還缺人手,怎么辦?張澤安排了10個物業管家,每人負責招募三個業主充當志愿者。“沒想到發布消息兩個小時內,報名了70多人,后來我們邀請了其中40多人。”

    每天,醫護人員的檢測工作在早8點開始,晚9點結束,這期間,張澤團隊需要輪流陪同組織。5000多人的信息還需錄入電腦系統。當晚檢測結束后,張澤和物業管家連同幾個志愿者共同負責錄入,之后再開會布置次日工作。

    這兩個來月,團隊一直處在“超負荷”工作狀態。“大家每天工作時長基本都在12小時以上,有的甚至達到14小時。”張澤說,他希望大家好好睡個覺,“等過了年,帶大家去爬爬山、看看電影。”

    從不逛菜場的“90后”

    變身“買菜專家”

    張澤并非物業管理專業“科班出身”。1992年出生的他,2019年在貴州讀完地質勘探專業碩士研究生后,當年6月來到碧桂園服務,經歷了層層選拔,進入物業行業。這位此前從不逛菜市場的“90后”,在小區封閉期間,還化身成了“買菜專家”。

    疫情讓小區面臨物資匱乏的窘況,菜品供應問題首當其沖,這讓他開始思考解決辦法。“我們首先研究了業主常吃的菜有哪些,哪些菜好儲存,定下了幾款菜品。然后我找到小區食堂的供應商,讓他拉著我去逛菜市場。”張澤的目標是,不要求菜樣多變,而要求“普惠”。

    張澤的“買菜”模式類似于市場上的“社區團購”。“先讓業主在小區物業微信群里報備需要買啥菜,然后我們收集信息去訂菜。”張澤說,當業主們反映菜價偏貴時,物業團隊與食堂供應商聯系,為業主送來了更加便宜優質的大白菜;進購的一些水果,也會以原價賣給業主。

    “買菜專家”意味著,張澤目前的職業角色出現“多重可能”,他亦樂在其中,因為這給他提出了更高要求——既要做好日常的后勤服務,又要做好前瞻類工作,還要時刻關注外面的信息。總體來看,現在的自己“相當于一個項目大管家”。

    工作已近兩年,張澤對物業行業的本質有了新理解。剛入職時,他以為這份工作就是做好業主的基礎服務和增值服務即可。現在他意識到,其實質是,怎么與業主之間產生信任。“為什么有些管家做事很順利,因為業主信任他。有的業主還會給我打電話,來表揚他。”

    畢業前夕,張澤也曾想過做專業相關工作,但無非是進入事業單位,那種一成不變的狀態,讓他覺得看不到未來,也不夠刺激。畢業前的一次校園招聘會上,張澤了解到碧桂園服務對校招生的培養計劃,這讓他眼前一亮。

    簡單粗放、低科技、不性感、沒溫度……那些關于物業的“固有成見”正被一一打破。疫情背后,業主和物業之間的關系正被重塑,物業人的職業理想和認知邊界亦被打開。張澤對此深有體會。

    “我來這里一年半,也覺得這份工作確實需要‘接地氣’,但怎么干,也不能脫離初衷。”張澤說,去年以來,物管企業上市潮井噴后,物業被科技賦能的機會越來越多,效率越來越高,這讓他感受到,物業可以跟互聯網科技聯合。

    “比如我們小區門口的智能安防服務,就是科技力量結合物業后的表現”,張澤舉例稱,“僅有傳統的人力安保服務,門口站倆大爺,已經遠遠不能滿足(業主需求)了。”

    張澤感到,業主對物業品質的追求越來越高,物業行業本身也正發生變化,未來大家會看到不一樣的物業公司。“現在已經有一些社區經濟的模型出現,我也想看看自己,適不適合在職場上探索更多可能。”

    “等疫情結束,想帶媳婦回家”

    “我媽經常問我,口罩還有沒有啊?她比我還了解石家莊的疫情變化。”回憶起小區封閉抗疫的那段日子,張澤笑稱,當自己說不回家過年的時候,父母說“不回來就不回來了,好好待著”,但他能感覺到父母對他的擔心。

    這些年來,張澤堅持每隔三五天就跟父母通個電話,但這樣的節奏在“抗疫”期間被打亂了。那段日子,張澤跟父母一度“失聯”,直到七八天后,母親主動打給他。牛年春節前,張澤給父母準備了一個驚喜。他在跟姐姐聊天時,詢問了二老尺碼,決定給他們買套衣裳。

    “等疫情結束了,真正解封了,想帶媳婦回家。”張澤說。去年10月,他跟女朋友在石家莊結婚。結婚到現在,他還沒帶媳婦回過老家,這也成為他的“心結”。聊天時,家里也會問到夫妻倆生小孩的事,“我和媳婦商量好了,今年就提上日程。”

    地域是張澤當初選擇工作的一大因素。“我想回家鄉這邊工作,女朋友也在石家莊這邊,正好有機會。”在此之前,他對石家莊沒有什么印象,工作落定前,也從未來過這兒。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他對石家莊這座城市有了更多感性認知。

    張澤說,疫情期間,這里的人非常團結,配合居家隔離。從1月6號封城開始,管控很快就落實下來了,大家也沒有太多抱怨,愿意相互幫助,彼此奉獻。“我看到了這座城市包容的一面。”

    元旦假期回來后,張澤幾乎沒有休息過。偶爾有個上午可以休息一下,下午又要跑出去忙。不僅如此,他現在接到的電話也比以前多很多,“因為以前居家隔離時,除了物資需求,核酸檢測,大家沒什么事。但現在,有很多臨時的事情要處理。”

    小區解封后不久,有件事讓張澤一度很感慨。

    2月3日,一位阿姨在社區物業服務中心門口哭泣。阿姨看起來40多歲,在這個小區的一戶家庭中當月嫂,臨近封城的第三天工作到期。“她家在邯鄲,但隔離在我們小區中一直沒法回家。后來我們幫她跑材料,臨走時,阿姨又哭了。”

    dfd50be73b2c752cb54b8753b2df0833

    張澤覺得,經過這次疫情,物業和業主之間,多了一些理解、信任與配合。尤其是核酸檢測時,很多業主志愿者來支持工作,這讓他非常感動。現在很多小區的物業跟業主之間的關系比較冷,甚至常有對立。在張澤看來,疫情也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這種關系。

    “都市中的很多人缺少跟鄰居之間的相處,他們需要一些橋梁和紐帶。”張澤說,物業經常會在小區內組織文化活動,一是為了塑造鄰里和睦的關系,二是幫助大家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困難,通過這些層面的努力,贏得業主對物業公司的信任和支持。

    抗疫過程中,張澤還感受到了越來越多單純可愛的小心意。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在一次檢測過程中,輪到一個一年級小朋友時,“他跟我們表演了手語舞蹈‘感恩的心’”,還有一個小朋友送來自己做的手工畫,那是一朵用玉米粒拼成的向日葵。

    “現在這些禮物都收起來了。等疫情結束,我們一定會整理出來,掛在小區門口的標語墻上。”張澤說。

     

    “不一樣的春節”相關閱讀:

    看多了生死別離,這名寵物攝影師說:我是一個不太勵志的創業者

    互聯網大廠里“洋碼農”的中國年:吃完年夜飯趕緊敲代碼

    網約車司機的故事:“馬路英雄”見證不同的人生片段,春節訂單多到顧不上回微信

    配送員“王多點”:每天跑步穿行中關村,看互聯網大廠起起落落,卻只想……

    人到中年的閃送員王蘭偉:養兒方知父母恩,遺憾未能為66歲父親祝壽

    “外賣一哥”變身“京東小哥”,一天派送300件,王東東的除夕忙到新年凌晨三點

    眼科醫生陶勇這一年:希望比光明更重要

    騎手曾斌的除夕夜:幾乎每位顧客都說了這句話,妻兒在視頻里說……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