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互聯網大廠里“洋碼農”的中國年:吃完年夜飯趕緊敲代碼

    2021-02-19 10:17 | 作者: 程璐,李薇

    66ddea8655c021a8558d3eb41bc1f2b6

    be313a15d67e7c6b9796ed533aa8a60a

    窗外的萬家燈火、絢麗的煙花讓Dan想到了家鄉的平安夜。每年的平安夜,Dan也會這樣和家人們齊聚一堂,熱鬧地吃上一頓豐盛的晚餐,還會收到很多圣誕禮物。不過,思鄉之余,Dan主要的節日活動依然還是敲代碼。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什么菜這么香?”Daniel Povey(丹尼爾·波維)聞到香味兒,跑進廚房湊近看了看,又跑回電腦前繼續敲代碼。

    這一天是中國傳統節日除夕。如果沒有疫情,此時的Daniel Povey應該已經回到了美國和家人聚在一起。

    2019年11月,Daniel Povey從大洋彼岸來到中國,加入小米集團擔任語音首席科學家,小米員工親切地稱他為“Dan”。然而,未曾料到的是,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直至今日,疫情仍未在全球范圍內結束,他的中國之旅一呆就是一年多。

    不過,這個春節,Dan并不孤單。他和同樣留守在北京的兩位同事一起過了除夕。大家包了餃子,準備了年夜飯,還吃了火鍋。Dan第一次知道,魚是除夕年夜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代表了中國傳統里“年年有余”的美好寓意,他覺得特別有意思。

    對面粉過敏的Dan除夕沒有吃餃子,但他嘗了中國南方過年吃的湯圓,意味著團圓、圓滿的吉祥寓意。而早在臘月二十七那天,Dan的同事們來到他的住處,在門上貼上了大紅春聯,增添了不少喜慶。

    年前一次不小心的腳趾骨折,讓Dan只能被迫在家休養,否則他可以利用假期出門走一走,看看春節的北京,感受一下故宮和前門的年味兒。

    由于防疫需求,還有一批像Dan這樣的小米員工選擇留在北京過年。從年前到年后,陸續來了好幾波同事來看他和拜年。同事們給他分享了關于”年”的故事,告訴他在古代的中國,傳說人們用放鞭炮等方式來驅逐怪物”年”。

    新春里萬家燈火,從初一到初五,附近幾乎每晚都會有人放煙花,每當煙花在空中綻放的時候,Dan都會趴在窗口前看上一會兒。這樣的煙花讓他想到了家鄉的平安夜。

    每年的平安夜,Dan也會這樣和家人們齊聚一堂,熱鬧地吃上一頓豐盛的晚餐,還會收到很多圣誕禮物。就像魚是中國年夜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一樣,平安夜的餐桌上會有火雞、土豆、甘藍等食物。

    7c8eb2e253f3421cde779790c0dbfb30

    “大神”到中國

    熟悉語音識別領域的人,必定會知道赫赫有名的Daniel Povey,他是國際語音識別和AI領域的頂尖專家,Kaldi的主要開發者和維護者,故被稱為“Kaldi之父”。

    Daniel Povey是英國人,2003年劍橋大學博士畢業后,他先后進入IBM研究院和微軟研究院,負責計算機語音識別的工作。為了更自由的研發環境,2012年Dan加入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擔任助理教授,正式開啟Kaldi項目,將自己所有的精力和熱情都投入到Kaldi的開發中。

    Kaldi是全球使用最廣泛的語音識別開源工具之一,堪稱業界基石,幾乎所有語音技術公司的研發測試,市面上的智能音箱如小度、小愛同學,甚至iPhone的語音助手Siri,微軟小冰,都是在Kaldi的支撐下起步的。

    然而在大學,想要專心做技術其實并不容易,Dan對《中國企業家》表示,精力會被分散。2019年,Dan重新將目光看向了科技公司,并在社交軟件上表達了考慮來中國企業工作的意愿。

    不久后小米集團副總裁崔寶秋博士熱情接待了Dan,雙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Dan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崔寶秋是一位理想主義者,特別是相信開源、推崇開源。”這也是Dan加入小米的重要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到訪小米當天,Dan主動提出想參觀小米技術的工位,坐下看了代碼后,他開始提出各種問題。

    2019年10月19日,小米官宣Daniel Povey正式加入。Dan總結道:“小米愿意長期支持我的開源工作,讓Kaldi發揮價值,如果我選擇一家年輕的互聯網公司,或者還沒有開源項目的公司,那都很難有信心。”

    崔寶秋也曾透露過,小米手機+AIoT的生態是吸引Dan的重要因素,因為語音技術在雙引擎中扮演重要角色;其次,小米重視自研技術和擁抱開源的工程師文化也是重要原因。

    隨著一大批崛起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中國科技企業的迅猛發展,中國互聯網告別“copy to China”的刻板印象,逐漸成為全球科技發展的重要高地,越來越多的行業頂尖人才開始將目光看向中國,除了Daniel Povey,前微軟全球副總裁陸奇、人工智能專家吳恩達、曾經三次獲得計算機視覺領域國際最高獎馬爾獎的朱松純教授等都來到了中國。

    Dan入職后,崔寶秋為他找到了一位翻譯助理林瓏。林瓏在最后一輪面試中見到了Dan,出乎林瓏意料的是,這位傳說中的“業界大神”非常謙和而低調。

    初到中國,語言障礙讓Dan的工作生活充滿挑戰,從入職流程的對接、辦理出入境手續,到銀行開戶、日常出行等大小事宜,都需要林瓏的幫助,就連中國人習以為常的點外賣,也讓Dan犯了難。

    林瓏曾嘗試教Dan怎么點外賣。一天晚上,Dan突然撥來視頻,說自己點的水果已經過了兩個小時都還沒送到,林瓏一看發過來的截圖,原來Dan下單的水果是“到店自取”,而訂單由于長時間未取自動取消了。“但是Dan不讓我給他點,他就要自己堅持去嘗試。”林瓏說,為了吃到想吃的水果,Dan執拗地想獨自解決這個“bug”。

    又過了一個小時,林瓏的遠程指導也沒有奏效,Dan又點錯了,水果送了三個小時都沒有送到,“最后他只好放棄了,讓我給他點上。”直到現在,Dan在中國的生活仍舊離不開林瓏的幫助,林瓏也幾乎24小時on call(在線)。

    雖然來北京一年多了,但很多時候,Dan還是會對這個東方國家充滿了疑惑。比如,盡管同事們給Dan解釋,大年三十是中國最重要、代表著團圓的節日,一年里吃不到的美食,都會在這一晚被擺上餐桌,但作為一名實用主義者,Dan還是不理解,為什么要準備這么一大桌子菜。

    為代碼而生

    隨著日常相處的增多,林瓏逐漸被Dan對工作的極致態度所感染,“他可能是我見過的最專注的人,一旦他在敲代碼,就不會被任何人、任何事所打擾。”

    小米的同事們幾乎無時無刻都能看到Dan在敲代碼:午休的時候、在食堂吃飯的時候、在適合休息聊天的星巴克里、飛馳的出租車里,甚至在靈感乍現的時候,他會趴在地上開始敲起代碼,全然不顧外界發生了什么。

    受疫情影響,Dan已經一年多沒見過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們了,但由于工作比較忙,大部分時間都是家人們給他發視頻分享日常,Dan笑稱,有時候她們意見不合的時候,也會通過視頻讓他幫忙解決家庭“爭論”。

    有時候女兒想找Dan視頻聊天,會提前詢問他有沒有時間,因為擔心會打擾他寫代碼。事實上,除了工作,Dan唯一的娛樂就是在工作間隙彈會兒琴。Dan的父親年輕時曾是一名樂隊主唱,Dan也喜歡搖滾和流行樂,聽了很多鮑勃·迪倫的歌曲。

    用身邊人的話來說,Dan的生活就是coding(敲代碼),代碼于他就像是“水”,早已成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旅行對于Dan來說,也不過是換另一個城市敲代碼。

    2020年春天,崔寶秋開車帶Dan去了一趟八達嶺散心,路上兩人聊了聊時事、談論遠在美國的家人,在長城腳下,Dan對崔寶秋說的“不到長城非好漢”名句很有興趣,但卻因為怕浪費時間,不愿意排隊在“不到長城非好漢”幾個字前合影。2021年元旦假期,崔寶秋又帶Dan逛了故宮,但他也只想快點結束旅程回去繼續敲代碼。

    雖然來中國一年多了,但Dan坦言去過的城市很少,偶爾的旅行也都是來去匆匆,沒有時間去深入感受中國的文化,時間都花在代碼上了。

    正是憑借著這種超乎常人對工作的熱情,Dan在短短幾年里就敲出了上百萬代碼,甚至在2020年將新一代Kaldi的計劃推倒重來,執行Plan B,并順利發布Kaldi核心算法k2的0.1版本。曾有媒體問他為何如此堅持做Kaldi,Dan的回答是,他不想讓人們失望。現在有太多人依賴他正在做的開源項目,如果他不持之以恒做下去,大家會失望。

    乍一看,Dan沉浸在自己的代碼世界里,對外界毫不關心,但他身上其實也有著體貼、真誠、樂于助人的閃光點。

    在霍普金斯大學工作期間,Dan帶了20多名學生,對所有學生的問題他都有問必答,且不分時間地點。只要是學生發給他的郵件,無論是凌晨2點,還是早晨6點,只要他醒著,就能在5分鐘以內得到回復。Kaldi論壇上的郵件也一樣,只要Dan在線,幾乎每一個問題都會得到他的回復。

    上海交通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副教授錢彥旻剛剛拿下了中國人工智能領域最高獎項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獎,他曾表示,讀博期間Dan給了他非常大的幫助,細致到會幫助他看代碼、指導他“將某個參數從1.0調到2.0試試”這種程度。Dan甚至曾自掏腰包,邀請錢彥旻出國一起參加Kaldi的開發,極其慷慨地“包吃住”,只為共同研討語音技術。

    “他做人做事的風格、人格魅力,以及對科學的專注態度,也幫助我更加明確了研究后期的一些方向,堅定了自己的理想,也給予了我做這個方向的勇氣和決心。”錢彥旻說。

    Dan的團隊目前共有五個人,除林瓏之外,另外三位程序員都是因為能與Dan共事慕名而來。盡管早已是“業界大神”,Dan卻始終保持著謙遜的態度,碰到不擅長的領域,他也會虛心請教別人。

    工作中難免會遇到困難,但Dan幾乎在任何時刻都能保持向上的態度,他驚人的專注力,充滿了鼓舞人上進的力量。林瓏說:“Dan向上的狀態會感染到我。他已經這么聰明了,還如此努力,我們為什么做不到?所以整個團隊甚至都會受到感染,像他一樣努力提高自己。”

    一群可愛的人

    在崔寶秋眼里,小米很多工程師都太務實了,喜歡埋頭干,不愿意出去講,“就像Dan一樣,寧愿寫寫代碼也不愿意改PPT,在我看來,有時候他們是非常可愛的”。

    2019年Dan入職小米時,崔寶秋在微博上發了條慶祝微博,配上了兩人的合照,很多網友第一時間都關注到了Dan穿的涼鞋,感嘆是程序員標配,并親切地稱他為“拖鞋哥”。有人在評論里問Dan為什么跟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一樣都愛穿涼鞋,是會得到激勵嗎?Dan回復,“扎克伯格穿拖鞋是因為他沒有時尚感,而我則是個天才。”

    關于這雙拖鞋,也是大家所津津樂道的話題。不論什么季節,嚴肅或是輕松的場合,網友們都能在照片里看到Dan的這雙萬年不變的拖鞋。舒適方便當然是Dan選擇它的主要原因,但網友們發現,甚至在北京冬日的雪地里,Dan仍然穿著這雙鞋。

    Dan對《中國企業家》回應道,穿涼鞋其實也有凍腳的時候,“有一次我和我弟弟一起去爬美國華盛頓州的雷納山,期間雪不斷鉆進我的涼鞋里,我的腳凍得不行,所以我們不得不返回了。”

    Dan來到中國后,由于文化差異也帶來不少趣事。為了讓他體驗中國文化,團隊聚餐有時候會選擇一些相對地道的老北京飯館,林瓏說,北京的大爺大媽們見面寒暄,聊天的聲音大了一些,聲調高了一些,Dan就會在一旁感到不解,詢問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為什么吵得這么兇?

    提起對中國印象最深的事情,除了看到中國員工的工作極其高效,且大家都很高產之外,“中國人似乎仍在延續很多古老的風俗習慣,例如,各種各樣的傳統節日,‘梨對肺有好處’等老中醫配方。”

    有一次Dan感冒引起了喉嚨痛,林瓏想起之前奶奶提到過的中醫說法,梨能止咳潤肺,于是主動給Dan點了份梨湯。“沒想到他很愛喝,后來連他自己都會把梨放到微波爐里,加一點水加熱了喝。”林瓏笑道。

    春節期間,Dan也和家人分享了在中國的傳統風俗及過節體驗,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女兒們對中國春節的認知遠遠超過他。

    原來,Dan的女兒們曾經在周末上過幾年中文學校,所以對中國節日有一些了解,女兒們在學校里學到的是,大年三十中國人都會圍坐在大圓桌上齊聚一堂,一起吃年夜飯,所以當女兒看到Dan分享的年夜飯照片時,立馬問到:“這次的年夜飯為什么不是在圓桌上呢?”

    Dan的大女兒已經上大學了,暫時無法離開美國,小女兒非常想來中國,由于疫情原因暫時無法前來求學,希望不久后能順利來到中國上中學。

    大年初三那天,Dan去醫院復查,當被告知不用再綁石膏了,他告訴林瓏,外面的空氣很新鮮,這是他這段時間最開心的一天了。

     

    “不一樣的春節”相關閱讀:

    配送員“王多點”:每天跑步穿行中關村,看互聯網大廠起起落落,卻只想……

    人到中年的閃送員王蘭偉:養兒方知父母恩,遺憾未能為66歲父親祝壽

    “外賣一哥”變身“京東小哥”,一天派送300件,王東東的除夕忙到新年凌晨三點

    眼科醫生陶勇這一年:希望比光明更重要

    騎手曾斌的除夕夜:幾乎每位顧客都說了這句話,妻兒在視頻里說……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