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外賣一哥”變身“京東小哥”,一天派送300件,王東東的除夕忙到新年凌晨三點

    2021-02-15 12:43 | 作者: 李艷艷,米娜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034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039

    王東東的辛苦背后,是一個群體的日子、樂趣和夢想。大家都想著攢夠一筆錢,就回老家去。他們的未來不在北京。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米娜

    圖片攝影|史小兵


    王東東伸手一揮。

    “你看,眼前這個小區和旁邊小區都屬于B區。B區和C區現在樓號不全,樓棟大大小小加起來11棟,有的樓只有兩個單元。”王東東站在馬路一側,身后是北京南城某高層住宅小區的A區大門,“剛才那兩個小區還沒這一個小區住的人多。”

    這樣的介紹并非出自房產中介,而是一名京東快遞小哥。

    自2019年加入京東物流以來,王東東在快遞員的崗位上已經干了兩年多。每天穿梭于各個樓棟之間,派件取件,風雨無阻,成為這位32歲年輕人的工作日常。誰家有老人小孩兒,誰家有狗,甚至誰家幾套房,日子久了,他對小區的情況了如指掌。

    “王東東啊,他以前就是大興舊宮這片兒的‘外賣一哥’,別人月賺一萬,他賺一萬五!”工友給出這樣的評價,王東東覺得很中肯,“我送外賣時,確實是這樣,在舊宮這片兒,我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他有自己的“賺錢”訣竅,“我勝在如何有效利用時間,而不是送出多少單量。”

    對現在的王東東來說,這只是一些過往的談資罷了。1989年出生的他,在工友眼中“勤奮、拼命、不知疲倦”,每天派送快遞300多件,儼然成了團隊中的“神人”。王東東現供職于北京大興美麗新世界營業部,多次獲得站點“派送能手”稱號。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047

    攝影:李艷艷

    一年一度的京東“年貨節”在2021年1月下旬開啟。疫情影響疊加春節“囤貨”需求,人們的購物熱情再度燃起,快速累積的貨品讓各個快遞站點處于滿負荷運營的狀態。2月開始,王東東幾乎每晚都要分揀快遞到凌晨。早晨6點,他就要如期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2月5日下午,在王東東工作的站點,運營人員告訴記者,早在半個月前,這里已經進入“春運”狀態,“到目前為止,快遞堆積了5000多件”,舊的快遞沒處理完,新的快遞不斷涌進倉庫,等待分揀。最近幾天,多數配送員都要送貨到凌晨。

    節前這段日子堪稱快遞行業的“大考”。京東和順豐是北京僅有的兩家在春節期間照常營業的快遞。站在快遞堆里,前述運營人員感慨這樣的情況只在“雙12”期間見過,但“那時的壓力只是一兩天,而這持續了一個月”。

    春節期間,馬路兩側的景觀樹上綴滿了絢麗的彩燈,小區大門兩側的石柱上也已掛上了“歡度春節”的巨型圖樣。沉沉夜色中,王東東開著裝得滿滿當當的快遞車,一頭扎進大門。此時,7點剛過,王東東又一個繁忙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送快遞累,以前干的活更累

    回老家過年這個事,早在一個月前,王東東就與家里達成了“共識”——留在北京,就地過年。具體來說,留在崗位值班。2019年的春節,他也沒有回家。王東東是河南安陽人,在站點上,將近一半的員工來自河南,還有的來自貴州、山西、河北和山東。

    這個春節,他們都選擇了留下。一方面是安全問題。“要反復多次做核酸檢測,成本太高,回家路上也有風險,回家后還要居家觀察。”另一方面,2月3日,京東物流宣布,增加春節福利補貼投入至2億元,會給春節留守的快遞員發加班補貼、穩崗補貼、送貨紅包等,這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051

    牛年春節,留京過年的人特別多,快遞的送貨量也比往年大得多。“我有點撐不住了。”快遞員張偉感慨說。訂單量多,一方面是消費者買得多,另一方面是從其他停運的快遞公司轉過來的。

    每天晚上9點,站點上所有員工會聚到一起分貨卸貨,持續工作到凌晨一兩點。“平時忙的時候還能找臨時工,現在臨時工也找不到了。”站點的運營人員說。

    “用工荒”不僅體現在春節等特殊節點中,事實上,過去兩三年間,由于此類員工流動性大,薪酬待遇有限,且就業門檻相對較低,可選范圍大,企業常態化招人越來越難,早已成為快遞行業的普遍問題。

    “京東的待遇還挺好的,干這行就是比較累。原來京東只送自營商品,不攬件,工作內容簡單一點。現在,攬收、配送加上售后服務,全在快遞員一人手里,有時候壓力會比較大。”站點運營人員稱。在王東東的感受中,“用工難”現象從年貨節開啟的前幾天就已經發生了。

    在快遞員劉凱的印象中,為了留住新員工,站點的老人們都會給他們“足夠的關懷”。為什么?“我們希望他能留下來好好干,但是干倆月,他想走還是會走。”劉凱說,現在有很多年輕人扛不住壓力。

    對于32歲的他來說,不管抗不抗,生活的壓力都在那兒擺著。“我現在還沒結婚,老家蓋了毛坯房,裝修又怕花錢,只能先在墻面糊上泡沫板。等將來結婚,裝修時直接把泡沫板拆了再裝,房子就還是全新的。”劉凱說。

    11年前,劉凱開始“北漂”,南到大興富士康、北到昌平菜市場扛大包,最多一個月賺3000元,艱苦備嘗。他至今難以忘記那段艱苦的打工經歷。員工宿舍在二樓,一天工作下來,他累得只能用手當腳,撐著爬上樓。

    “很多人都覺得送快遞累。但我以前干的這些活,比送快遞累得多。”劉凱說,他對自己現在擁有的這份工作很滿意,“有五險一金,已經很不錯了。”多年經驗下來,他已經能用手指準確比對出各類快遞盒的大小。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055

    日子、樂趣和夢想

    除夕,對于王東東和站點的工友而言,沒有什么不同。

    等這天的工作忙完,新的一年已經到來。大年初一的凌晨3點,王東東回到家,跟媳婦涮了一個火鍋。早上8點,他又出現在站點,忙活到第二天凌晨4點。在他的感受中,大年初二的送貨量已經有所下降,預計之后兩天,快遞量還會遞減。

    在送快遞的過程中,王東東逐漸意識到,現在的網購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人的生活習慣,而是成為了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東西,成為一種依賴。

    怎么適應快遞員這份工作?“首先,你得熱愛它才行。你要不熱愛,甚至從心里厭惡它,就肯定干不好。”王東東說,“你要與客戶打好關系。一開始干這個的時候,肯定有一些緊張。”不過多年工作下來,在如何跟客戶打交道這件事上,王東東早已熟稔于心。

    有時顧客不在家,王東東會幫他們把快遞放到指定的位置,如門口、窗戶上。有時候看到顧客忘了關門、沒有拔鑰匙,他還會幫顧客關好門、保存好鑰匙,等到顧客回家了再送過去。忙的時候,王東東經常會忙到晚上八九點都顧不上吃飯。

    過去兩年多的快遞工作,不僅給他王東東帶來了每月過萬的穩定收入,也給他帶來了更多樂趣,讓他發現生活的美好。當他走在小區路上,路過的居民常常會跟他打招呼問好。有熟悉的客戶看到他這么晚還在工作,為他點了麥當勞,希望他注意身體。有的顧客也會給王東東發紅包,雖然金額不大,但讓王東東心里美滋滋的,工作更有動力。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100

    在王東東工作的這個站點,不僅有初來乍到的“新手”,也有堅守9年的“老兵”——站點的同事們都喊他“老李”。老李年近半百,不茍言笑。偶爾有人跟他開玩笑,也被他一口唾開。沒有人知道他的更多信息,只知道他喜歡攢錢,每個月都會固定給老家打錢。

    劉凱在去年疫情期間,認識了自己的女朋友,如今婚事已提上日程。“我讓她開條件,結果人家彩禮不要,房子不要,啥也不要。”劉凱的女朋友在飯店做服務員,今年公司計劃安排優秀員工去進修,劉凱拿出3萬塊錢積蓄,支持她去。

    “我爸跟我說,人生三步棋。婚姻和家庭是兩步,短期打算的事業是第三步。如果這三步棋下好了,你的一生就是最好的,不然就是混。”劉凱說,他長這么大,父親只打過他一次,因為在23歲那年,自己偷偷溜到縣城去玩。“他并不是怪我跑出去,而是希望我先做完事。”

    劉凱堅信人要奮斗才能出頭。他的夢想是攢夠一筆錢,回老家開農場,養一堆動物植物。他說,小時候在田地里放牛的場景歷歷在目。在他的家鄉河北邯鄲,農業還算發達。他打心眼里認為,發展農業、畜牧業,才是自己最可靠的未來。

    王東東的夢想是攢下一筆錢,將來回老家或其他大城市,開一家餐館。但眼下,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

    “我給兒子買了大飛機玩具,給女兒買了拼接娃娃,都已經寄回老家了。”王東東說這話時,距離春節還有一周。這是他為一雙兒女精心準備的新年禮物,兒子6歲,女兒7歲,一直由父母幫著撫養。

    他很想念老家的孩子,每兩三天就會和他們視頻通話,沒事時常常翻看孩子的照片。在妻子看來,做快遞員是一個穩定且踏實的工作。父母也非常支持王東東的工作,為他辛苦付出掙錢感到高興。

    初中畢業后,王東東就進入社會闖蕩。他曾在家鄉干過包工隊,管理著幾號人,因生意受挫,欠下了部分項目結款。不管是之前管理包工隊,還是如今當一名快遞小哥,王東東覺得踏實做事最重要,“什么事都要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這個月,他終于還清了項目的20多萬尾款和員工工資。

    來北京前,王東東從未想過離開家鄉。現在,他和媳婦在北京租房生活。為了方便送件,他在送貨小區隔壁租了一間臥室,房租每個月1800塊,還算便宜。“租房是為了方便,要不就是離站點近,要不就是離工作的地方近,大家都是這樣。”

    一個快遞站點的日常

    冬日,北京,美麗新世界營業部。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106

    下午3點半,一輛裝載有1500多件快遞的大貨車開進倉庫。不到三個鐘頭,就來了三輛大貨車,200多平米的倉庫,轉眼間堆成一座五顏六色的“快遞山”。茶米油面礦泉水,玩具車電餅鐺“炸鍋機”……看得見看不見標識的貨品雜七雜八。時至傍晚,倉庫幾乎難以下腳,新來的大貨車只能停在倉庫門口。

    “等著,馬上就漾出來了。”

    等待卸貨時,大貨司機老劉斜倚在車艙座位上,一邊在手機上點外賣,一邊調侃眼前的境況。這個時間,站點里的19位快遞員大都在外送貨,只有兩個快遞員送貨回來,緊接著在倉外清點、備貨。老劉翻了一會兒手機,沒找到啥想吃的,“主要是附近比較偏”。

    遲到的午餐讓老劉早就餓過了勁兒。這樣的拉貨節奏,他一天要來三四趟。對于倉外正在清點貨品、“掃碼”搬運到快遞車上的配送員們來說,這樣沒法按時吃飯的日子,早已稀松平常。

    為了加快派件,站點的23位員工幾乎“連軸轉”。“相比往年,今年春節貨量增加了一倍”,站點的運營人員稱。

    “年貨節”這段時間,王東東平均每天送出快遞超過300件。最近,他每天早晨5點35左右起床,6點先去站點卸車,8點左右吃早飯,8點半出門送件,十一二點送完上午的快遞,下午5點再送完下一波。“這個點,大家該下班的下班,小孩兒也都放學了。這樣看,我們的工作時間還挺有規律的。”

    “平時不忙的時候,中午12點到12點半的時候,大家都能按點兒吃午飯。”王東東說,“‘年貨節’這幾天確實比較特殊,大家的飯點兒都不太及時。有時候站長會給我們買早點。”

    微信圖片_20210215123110

    “剛出鍋的,香!”搬運間隙,張偉從摩托車后的快遞箱里,翻出一袋燒餅。張偉有著接近1米8的個頭,高高壯壯,來到這里工作不到半年。

    一溜煙兒,劉凱開著空空的“小摩的”回來了。他要趕在日落之前,再送一輪快遞。站在倉外的百十件貨物中間,個頭不高的劉凱仿佛要被快遞埋住。彎腰,起身,掃碼,搬貨上車,這樣的動作來回反復,劉凱干得饒有興趣,手上已經磨出了又厚又硬的一層白繭。

    卸完一車貨物后,配送員宋凱癱在他身后的輪胎上,一動也不想動。傍晚時分,夕陽斜打在倉庫外的地面上,光影漸漸消失,黑暗將地上堆積的快遞迅速包裹起來。不久,幾盞高聳的射燈打開了,刺眼的白光彌漫在空氣中,氣溫很快降至零度。

    采訪結束時,已是晚上八點,王東東送完一單快遞后,迅速跳上快遞車。星星綴滿天空,萬家燈火閃爍。王東東的快遞車,逐漸融入那一片夜色中。

    值班編輯:米娜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