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這一領域年投資曾過千億,潮水過后剩者為王,它可不止是家“看臉”的公司

    2021-02-10 23:51 | 作者: 李艷艷,李薇

    微信圖片_20210210232638


    商湯像一座運轉不休的“AI工廠”。徐立說,商湯進入一個行業,是進去之后找到工業生產線上的瓶頸,把需求拆解開,重新改造制造流程,“單一場景下的長尾需求全部打通,就能產生價值閉環”。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上海,漕河涇。

    從徐立的辦公室一眼望向窗外,一路之隔便是騰訊上海總部。

    2018年,騰訊將人工智能視為重點培育的新業務,并將這一業務移師于此。一年后,由徐立擔任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的商湯科技,將中國總部設立于此。商湯科技是目前全球融資額最多、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AI)公司。某種程度上,他們是競爭對手。

    浩浩湯湯的科技革命大潮下,人工智能成為追捧熱點。與商湯科技爭食AI戰場的對手,不僅有像騰訊這樣綜合實力更強的科技巨頭,還有各類垂直、細分行業的信息化公司。

    “一個市場成熟的標志是:一定會有很多玩家在早期涌入,再做頭部聚焦。”近期,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徐立談到,所謂的外部競爭是行業成熟的一個標志,一方面如果沒有很多參與者,市場教育不會充分;另一方面如果沒有早期客戶嘗試,對于技術和模式的理解是不會成熟的。通常來說,市場中后期,企業一定會集中,但是不一定只會有一家,“到底是兩家、三家還是四家,其實要看行業的屬性和總市場大小”。

    商湯在技術上的先發優勢、在人才規模上的絕對優勢,給了徐立定力。

    商湯的故事始于2014年,徐立、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湯曉鷗和一批志同道合者共同創辦了這家公司。也是在這一年,商湯走出“學院”,開啟商業化進程。這個時間點比后來被稱作“AI商用元年”的2018年,整整早了4年。如今,商湯研發團隊的員工占比過半,超過2000人。

    其實,人工智能并不是新技術。早在1956年夏天,達特茅斯會議便開啟了全球人工智能的研究。但在此后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人工智能只是一個學術名詞,真正的技術產業化是近10年才有的事情。徐立用“工業紅線”概念解釋這種現象。

    超越“紅線”意味著,人工智能技術某個應用突破了工業界使用的門檻,也就是技術模型的投入產出能夠支撐起當時智能生產的要求。通常來說,這個紅線一般是指“人”的準確率,當技術能超越人的表現的時候,產業效率和價值都能得到展現。這是商湯創立的緣由——堅持原創技術,并使之超越“工業紅線”。

    “為什么這幾年我們能看到AI對產業變革的影響?因為算力以及算法體系的發展,使得AI本身的模型生產得以進入工業化階段。也就是說,AI能夠提升AI本身的生產效率。”徐立解釋道,隨著AI本身智能生產效率的提升,接下來就是找到工業生產線上的瓶頸,進行拆解,重新改造制造流程。

    如今的商湯,像一座運轉不休的“AI工廠”。為了支撐整個“工廠”的運轉,商湯投入了近60億元資金用于建設AI超算中心(AIDC)、開源核心算法。2014年至今,商湯在上海、北京、深圳、香港、東京、新加坡等地部署人工智能計算平臺,力求大幅提高算力。

    “現在所有產業的發展周期都在加速,從數字化角度看,我們面向的市場空間很難衡量。”徐立稱。在他的感受中,行業發生的變化還未跳出預期。雖然技術能夠形成一些價值閉環,但行業變革還處在分解任務、循環迭代的第一階段。

    “技術推到行業最大的壁壘是什么?就是行業認知,行業的參與者如果認知到這些技術能夠給行業帶來變革,就一定會推動變革。但為什么技術一下子推不下去?就是行業并沒有形成共同的認知。”徐立稱,“我非常看好此后五年AI的發展機會,在很多情況下,對資源的重配置、產業的模式變革以及大家的認知變化帶來的決心,其實是最重要的。”

    不只“看臉”

    “像不像太空飛船?”商湯員工如此比喻商湯總部大樓。這座建筑的內部,同樣充滿未來感與科技感。

    微信圖片_20210210232642

     

    從進門安檢,到室內打卡、購物、借書、預定會議室、使用打印機、打印收入證明……目之所及,涉及員工的使用場景,幾乎都連接上了一體化的視覺識別系統。位于三樓的體驗館,則展示了這家公司如何將AI技術應用到各行各業。

    鑒于商湯在視覺識別方面的成就,曾有人發出疑問:商湯科技是一家“看臉”的公司嗎?

    的確,無處不在的人臉識別技術成為常態:只需站在屏幕前2~3秒即可完成支付;在成都雙流機場,你可以選擇快速“刷臉”進站;面部識別早已成為手機廠商的“標配”;網民們也都適應了在美顏相機、抖音等各類短視頻應用上,使用貼紙等特效技術。

    這背后的技術提供商,最初都來自商湯。不過,近些年來,在商湯賦能制造業的過程中,有些業務的達成跟人臉識別技術并沒有直接關系。

    作為全國糖業主產區,廣西的食糖產量連續多年占全國總產量60%以上。位居于此的廣西糖業集團擁有120多萬畝原料蔗基地、十幾家制糖廠。在農業智能化、數字化轉型背景下,這家公司的核心痛點也被擺上桌面:分類、扣雜識別耗費了大量時間和人工。

    2020年底,商湯聯合泛糖科技推出的AI甘蔗質檢項目正式上線。項目應用了商湯SenseSpring模型生成平臺進行制糖原料甘蔗的識別與檢測。通過實時分析判斷,實現了甘蔗智能分類和扣雜點檢測,提升了生產效率,節省了人工成本。

    商湯對工業場景的理解,在其一則智能制造研發部門的招聘啟事就能窺見一斑:團隊肩負公司在工業視覺領域探索和落地的使命。目前深耕鐵路、電力、制造等重點行業,立足商湯人工智能視覺平臺能力,聚焦工業異常檢測、視覺測量、故障診斷方面的研發和落地。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將現有需求進行分解,找到單一突破點,在突破點上提供一個更好的生產力工具。”徐立以蔗糖廠項目為例說道,“這個蔗糖廠項目看上去跟視覺沒有特別大的關系,但我們把原來需要靠大量人力去做的工作進行統計,用一些體系化的方法去做排除,使得這樣的工具也能真實上線。”

    商湯目前切入的產業差異很大,而單一行業不夠大,需求卻很多。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AI算法模型生產引擎就會面臨很大的困難,比如鐵路的4C檢測,比如螺帽、電線、電網等故障檢測檢修,這是傳統的工業問題,但甘蔗分類又是另外一個問題。只有將AI生產效率提升上去,才能真正幫助客戶打造價值閉環。

    2020年上半年,商湯與南方電網數字電網研究院有限公司合作,共同為南方電網超高壓公司打造基于人工智能和增強現實技術的換流站智能運檢系統“AR巡檢”。通過大量現場數據錄入建模,商湯完成換流站三維信息動態采集。

    人工智能在工業中的應用場景越來越多,正如美國辛辛那提大學特聘講座教授李杰在《工業人工智能》一書所說:“當前工業處于向工業4.0階段的轉型期,以價值創造為目標和驅動力,為人工智能的發展與行業應用提供了合適的土壤。”

    “撕開一個行業”

    每一個垂直細分領域,對深度學習的要求均不相同。這需要商湯做出什么樣的準備?

    徐立認為,所謂的視覺或者其他多模態數據,只是數據的維度不同。大量的視覺數據意味著較高的維度和更難的挑戰。面對長尾的需求,核心邏輯在于,第一,你需要打造優秀的底層基礎平臺架構,提高整體效率;第二,有一個體系化的連接和算法能力,實現技術突破。

    與多數AI公司“深耕少數場景,建立主營業務”不同,商湯的業務邏輯是1+1+X。

    第一個“1”代表科研平臺(基礎研發),第二個“1”代表技術產業化(產品平臺),而“X”則代表賦能各類行業。五年前,還沒有企業的商業邏輯包含了科研平臺;而今天,科研投入實實在在地在轉化為AI算法工業化生產的基礎。

    商湯官網介紹稱,該公司的業務已涵蓋智慧城市、智能汽車、智能手機、智慧商業和金融、智慧醫療、教育等多個行業。不過,在賦能企業端的過程中,商湯也有自己的“擇業”標準。

    徐立透露,在進入一個行業前,商湯會去關注兩個方面:

    一,行業本身的數字化有沒有一定基礎?“如果行業里傳感器、數字化和市場認知這幾點都沒有完成,那AI進入該行業的空間就很小”;二,行業需不需要長尾能力?“進入這樣的行業,改造周期會長,但帶給企業的時間窗口會更長,能夠形成的閉環價值也會更高”。

    商湯將公司劃分為三個業務事業群(智慧城市綜合業務事業群、移動智能事業群、新興創新事業群)和兩個海外業務拓展事業群,其中創新事業群承載企業第二曲線的發展。“商湯整體的核心邏輯在于建設AI基礎設施平臺,保障生產力突破,并在這之上布局兩個大的核心模塊。”徐立稱。

    例如,在汽車行業智能化的浪潮下,國產智能汽車也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以原創AI技術賦能車端、路端的智能化升級,成為商湯科技的重要發力點。

    自2016年布局智能駕駛領域以來,商湯已在日本常總市、中國杭州及上海臨港等地進行路測,實現在半開放場地內的無接管自動駕駛。2020年底,商湯對外公布了其智能駕駛技術的最新進展,通過智能駕駛算法感知平臺,技術能夠賦能V2X(Vehicle-to-Everything)車路協同等場景的創新。

    自動駕駛正成為巨頭爭搶的“香餑餑”,各家企業的布局方式也不盡相同。

    如阿里、華為等“大廠”都推出了自家的車載系統,將“手機+云+汽車”連接起來,實現了地圖導航、娛樂等多方面的一站式服務功能落地。商湯的特色則是以其擅長的視覺識別技術為核心,這樣可否避開和BAT正面交鋒?

    徐立篤信,即便巨頭在側,商湯仍然擁有不同的優勢,“我們的優勢是怎么更有效地把視覺當中紛繁復雜的非結構化信息變得結構化,然后再做智能化。”

    “智能駕駛未來真正的路徑,一定是小型化傳感器,并把視覺作為一個很重要的輸入點。技術路線是演進的過程,很難跳過某個階段直接做。我們作為一個視覺為核心能力的企業,在這一塊兒擁有一個相對先發的優勢。在智能車艙板塊,商湯的視覺技術具有較高的市占率。”徐立稱。

    憑借在智能視覺感知和深度學習算法方面的長期技術積累,商湯科技ADAS(高級駕駛輔助系統)僅需單目攝像頭便可以實現高精度的多種輔助駕駛,并且在不同天氣、不同光照、不同城市、不同氣候等條件下,均有良好的應用表現。

    徐立透露,目前商湯的DMS(駕駛員分析系統)已拿到數百萬臺未來的車型定點,“中國全年量產大概3000萬臺,幾百萬臺其實是一個很大的量。再加上我們有前端(技術),等前后端融合后,車這塊的未來業態也會發生很大變化。”截至目前,商湯科技已經與全球20多家車企建立了合作關系。

    “原創就是我們的生產力”

    “在我們之前,很少有企業把科研作為競爭力。”徐立對《中國企業家》回憶稱,商湯的核心競爭力是原創技術。“但我們在翻譯英文的時候,英文中都沒有完全對應的‘原創’這個詞,因為似乎大家關注的是創新,是不是第一個‘原創’其實并不關鍵。”

    公元前1600年的商湯時期,是中國第一個有文字記載的朝代。商湯的創始人們希望以這個朝代所具有的開創性,寓意公司的技術原創精神。這也是商湯科技名字的由來。

    早期投資人問過我們一句話,商湯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我們說‘原創’。他說,完全行不通。商業上你花100分力氣做的,別人花1分力氣抄,這件事情行不通。”但創始團隊很篤定:“當時我們說,當我們的原創速度快到抄襲都有難度,當我們的原創速度帶來了生產效率的提升,使得別人抄也很難的時候,別人就不會抄,只有拿來用了。”

    后來,在跟一家商湯的投資方的交談中,這種原創速度被比喻成“逃逸速度”,也就是“第二宇宙速度”:想要徹底擺脫競爭對手,必須達到逃逸速度,“你在地球上受到引力影響,但當你速度足夠快,就不再受引力的影響了。”

    商湯目前有近2萬塊GPU集群并投入建設3700petaflops(1petaflop等于每秒1千萬億次浮點運算)的AI訓練平臺,是亞洲規模最大的AI超算平臺。這些算力大裝置,就是“火箭的加速燃料”。

    徐立透露,商湯在做底層技術這方面的投入非常大,也比行業超前不少。其中,每年會有將近四成的收入投在核心研發上。“我們在上海自貿試驗區臨港新片區投了50多億元做AI算力賦能中心,商湯AI算法工廠的生產效率也會大幅提升。”

    如何保持合適的投入產出比?徐立表示,這源于商湯慎重的行業選擇,切入標準有兩個:一是行業本身的基礎在不在;二是行業對于技術的依賴壁壘高不高。

    數據顯示,2015年~2018年,AI領域的投資頻次和投資總額均快速增長,在2018年最高峰時,這一領域投資總額過千億元,投資筆數接近500筆。與之對應的是,燒錢是AI獨角獸們一貫的通病。由于AI領域部分落地項目研發成本高、回報較慢,或周期較長,諸如云從、依圖等AI獨角獸仍處于虧損狀態。

    徐立強調,“1+1+X”的模式就是把科研作為核心競爭力。在這上面的投入,提升的是算法本身的生產效率,而這個效率會帶來差異化,所以重視研發投入這件事,在投資人看來,大家都是認可的。

    但在幾年前,很多投資人卻說,科研不會帶來生產力的變革,因為科研做的事情就是大概率失敗、不確定、不成功的事情。“商湯應該是行業里面第一個告訴別人‘我的原創就是我的生產力’的。我們一定把第一個‘1’放在最前面說,說得多了,行業的共識就凝聚了。”徐立說。

    一個佐證是,商湯科技于2016年1月發布的AR平臺,比Facebook、蘋果以及谷歌都要早。Facebook于2017年4月發布Camera Effects,蘋果于2017年6月發布AR Kit,谷歌于2017年9月發布AR Core。

    溫和的“狼性”

    商湯的企業文化,帶有明顯的“學院派”特點。一方面,幾乎所有高管都曾是學院研究人員、學者,帶有天然的溫和。另一方面,研究和發布論文已成為商湯科技留給外界的一大看點。有人擔心,這會讓商湯缺乏狼性氣質,在競爭殘酷的市場難以立足。

    微信圖片_20210210232647

    徐立

    在商湯內部,團隊倡導一種“黑羊”文化,即“溫和的狼性”,主張員工和平相處,互相善待、合作共贏。對此,商湯科技創始人、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湯曉鷗曾作出解釋,很多互聯網公司喜歡拿狼性作為企業文化,所謂“群狼過后,寸草不生”。

    “我們公司的文化是羊,商湯是很有同情心、很有同理心的公司。但羊也有缺點,比如說羊群效應。因此,我們想做不一樣的羊——黑羊,去做別人沒有做過的事情,甚至是別人想不到的事情。”湯曉鷗稱。

    “某種意義上,商湯的布局架構一直沒有變化。”徐立稱。商湯成立之初,組織架構分為三個模塊:研究院、工程院、商務系統部,也就是“1、1、X”。隨著對行業理解的深入,商湯形成了兩大BG,加之創新和海外模塊,共同構成五個BG的組織體系。

    徐立解釋稱,所謂創新是指把一些新興的有價值的東西放進來,比如,教育、醫療、遙感都放在了創新事業群中,“因為這些東西在前期很難指望它規模化、產品化,成為支柱產業,但是它又有戰略性價值。”

    商湯科技已成為亞洲最大的AI算法提供商。在商湯的業務生態中,技術研發傳導至市場發揮作用,并成為企業的競爭力,一般周期是多久?“大概要一到兩年時間,才能真正把一個產品應用到工業里面。”徐立說。

    在賦能工業的過程中,有時客戶提出的需求,跟他們真正希望打通價值閉環的需求,并不匹配。一方面,客戶本身可能對AI的認知度不夠,此外,大型企業職能部門各有不同,因此客戶的訴求也不完全相同。如果從需求角度來推,確實會發現,真正進入閉環的時間可能比較長。

    徐立認為,商湯科技是一家技術驅動公司,利用技術突破點去尋找適合此類技術應用的產品,其中的價值點提升,相比需求拉動,有時來得更為明顯。當然,這對技術的要求更高,“你必須在技術的門檻上突然間有一個非連續性變化,翻一兩個數量級,才能推動產業發生比較大的變化。”

    2017年12月,松禾資本曾參與商湯科技C輪融資,當時其估值為20億美元。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曾對《中國企業家》說,頭部AI公司的估值很高,成長也很快,還需要大額投入,所以就要去一個更大的市場。對于商湯來說,亦是如此。

    在智能安防等領域,華為、BAT、曠視、海康威視等AI企業或獨角獸都開始攻城略地,外界還將依圖、曠視、云從和商湯合稱為“CV(計算機視覺)四小龍”。市場上崛起的AI類細分企業增多后,對市場意味著什么?

    談及當下競爭格局,在徐立看來,一個行業起來的標志不在于早期階段的技術成不成熟,而在于這個行業里面到底有多少玩家,“如果玩家數足夠多,這個行業就能起來,如果別人的認知沒有到這里,你需要教育市場的時間其實更長。”

    從實驗室到企業、再到獨角獸,商湯作為一家快速增長的科技創新企業,掌聲不絕于耳,爭議同樣存在。這背后,是目前AI創業公司的共同特點:高估值、收入增長快,但毛利偏低,資產負債率高,即使拿到高額融資,仍然面臨資金壓力。

    數據服務商企名片數據顯示,2020年,AI領域融資熱度持續下降,且單個項目的融資金額下滑明顯。截至目前共完成305起融資,總金額約243.3億元人民幣。而在2018年,這兩個數字分別是523起和667.1億元。

    隨著依圖科技、云從科技前后沖刺科創板,作為國內“吸金”最多AI獨角獸,商湯備顯安靜。一個疑問是,“AI四小龍”中,誰將成為國內人工智能領域第一股?資本市場多次傳出商湯科技IPO的消息,但均被商湯科技方面否定。

    2020年,徐立為商湯設立過兩大OKR,其中之一就是持續的業績增長。據其透露,CEO辦公室設有唯一跟業務相關的部門,叫增長創新研究。

    “我們一直都有一個比較高的增速要求,當然增速指的是,利潤相關數據的全面增長。但實際上,增長反映的,是你對行業的認知,這對我們來說才是更重要的。”徐立稱。

    相關閱讀:

    “聰明”的工廠:互聯網在制造業面前碰了個釘子|封面故事

    三一孵化,騰訊青睞,四年估值10億美元,它靠什么研發出“自主可控的工業操作系統”

    《5年前就發布“工業云”,A輪融資高達3億元,這家公司要在2035年登頂世界工程機械珠峰》

    《全球1/8的筆記本電腦出自這里,聯想最大制造基地如何實現日處理5000筆訂單?》

    《8年投入逾百億,美的數字化轉型就像“改造舊城”》

    《年交付超4萬輛,市值超900億美元背后,蔚來經歷的“18層地獄”是什么》

    《酷特智能:從一個M到多個M的生態體系》

    《海康威視:做智能工廠的“眼睛”和“大腦”》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二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