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酷特智能:從一個M到多個M的生態體系

    2021-02-10 16:34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image.png

    中國不缺優質的C端平臺,缺的是后面能夠保證品質的柔性化、個性化供應鏈。酷特智能完成了服裝產業M端的革命,接下去要把這種能力復制到更多的M端。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于靜

    編輯|周春林

    圖片來源|被訪者

    厚厚的羽絨服難以抵擋北風裹挾而來的強冷空氣,2021年1月6日,青島市迎來十幾年來最大寒潮,酷特智能工廠內卻是一番火熱景象。年輕工人只穿著一套薄薄的工作服,機器轟鳴聲中,他們每天能夠在這間工作臺密布的智能工廠生產3000多件風格迥異的定制服裝。

    眼前的工廠已經接待無數來訪的經濟學家、企業家和媒體,所見之景與想象還是有很大不同。廠房高度大約為6米,3米以上是類似鐵路軌道、被稱為“吊軌”的空中流水線,3米以下為工人操作區。

    伴隨C2M的興起,長期處于產業鏈末端、與互聯網平臺距離較遠的工廠,成為巨頭搶占的目標。傳統工業化生產成衣的模式有很多問題,雖然酷特智能沒有提出“工廠革命”,實際上一直在做著這件事。

    微信圖片_20210210164929

    資料來源:被訪者。制圖:肖麗

    “在C2M體系中,C端連接用戶畫像,很重要,但中國不缺優質的C端平臺,缺的是后面能夠保證品質的柔性化、個性化供應鏈。酷特智能董事長張蘊藍說,“每一家有每一家的理解與努力,但共同點是都朝M端聚集。M即工廠,所謂M端的革命,是在大工業生產中,通過大數據、物聯網等一整套體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實現柔性化與個性化制造。”

    從2003年開始進行數字化轉型,到2011年正式將C2M上升為公司戰略,酷特智能是國內企業中較早破除思維慣性、將企業發展思路切換到數字化軌道上來、建立數字化生產和管理模式的那一個。張蘊藍告訴《中國企業家》:“我們所有的中心是知道我們的源點在哪里。只有扎扎實實把產品做好,把服務做好,才能生存下去;把核心競爭力做好,自然而然能夠創造價值,走得更遠。”

    市場需要他們怎么做,他們就怎么做,無意追逐風口,卻在日拱一卒中制造了風口。2020年,隨著阿里巴巴推出犀牛制造、拼多多與京東入局,C2M成為疫情之年企業突圍自救的良方。

    酷特智能之所以做出成績、被大家認可,張蘊藍認為,創始人張代理很堅定地從戰略方面認為C2M代表了未來最重要因素,以及他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扎扎實實、一步一步地往前推進。

    從剛剛推出C2M戰略時的不被理解,到逐步被社會認可,張蘊藍見證了新事物如何從0到1的全過程。她說,阿里、京東等大企業的入局和推動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他們的影響力會帶動更多力量關注制造業,幫助它們進行數字化改造”。

    智慧工廠

    一件定制服裝在酷特智能七個工作日的生產流程中,會經過如下十個環節:數據采集、自主設計、智能研發、智能排程、智能倉儲、智能裁剪、智能制造、數字化質檢、智能配套、智能配送。

    在酷特智能的工廠內,我們可以清晰感知到的環節是智能裁剪與智能制造。

    與傳統裁床一次可以裁剪十幾套服裝不同,酷特智能的裁床每次裁剪一件,裁剪示意圖通過光線照到平鋪在裁床上的布料上,智能裁床根據射頻技術將每部分布料裁剪出來。

    布料裁剪區旁邊是服裝信息卡片制作區。信息卡片相當于服裝的身份證,里面包含面料、款號、款式、袖號、線號以及操作流程等各種信息。布料裁剪好后,會匹配相應的信息卡片,一起送上工人頭頂的“吊軌”,軌道把任務帶到下一位工人面前,他們只需要在身旁平板電腦大小的操作臺上刷一下信息卡片,即可看到具體操作信息。

    它們是怎樣設計、分發,又怎樣精準地對接在一起,最后制作成一件完整的服裝?即使站在偌大的工廠里,親眼看著工人們緊張有序地工作,一個短暫停留的旁觀者恐怕也難以參透背后的奧秘,只能感嘆制造業流程的繁瑣。

    image.png

    在酷特智能的智能工廠里,沒有兩件衣服是一樣的。

    過去17年,酷特智能一直在研究一套打破個性化與工業化矛盾的方法。目前,服裝領域的C2M賽道上雖然聚集了雅戈爾、報喜鳥、喬治白、大楊創世、希努爾等眾多成衣品牌,但與之相比,酷特智能是一家完全轉型為定制化生產的公司。在訂制數量上,它能夠做到的起訂數量最少;在時間周期上,交付期限為7天,耗時最短。

    “數字化轉型推動了兩場自動化:一是看得見的自動化,如機器人、數控機床、立體倉庫等,這是一場工具革命;二是看不見的自動化,即數據流動的自動化,就是數據在正確的時間以正確的方式傳遞給正確的人和機器,以解決復雜系統的不確定性,優化資源配置效率,這是一場決策革命。”數字化企業研習社副理事長安筱鵬稱,“酷特智能的定制化生產實踐,本質上是在探索如何實現數據自流動的新路,如何推動一場企業決策革命,以應對定制化生產所面臨的一系列挑戰。”

    看得見的革命之外,還有更為繁復的看不見的革命。

    看不見的變革

    服裝行業最大的痛點是高庫存,一年的庫存極容易消耗掉當年的利潤。早些年為了打開銷量,服裝企業常常需要花很多精力拓展渠道資源,張代理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在觥籌交錯中。此前他到歐美發達國家參觀時,很向往它們的定制店鋪,也十分想將其與國內服裝行業的工業化生產相結合。

    雖然當時并不知道C2M的概念,但張代理已經在實踐中認定這是服裝行業的生存之道,即連通消費和制造,實現低成本、低庫存運營。

    完美的設想卻一度成為空中樓閣。2003年,當張代理把想法公之于眾后,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定制和工業化天然存在矛盾,行不通。這位被稱為“瘋子”的企業家,在送走兩任職業經理人之后,把留學歸來、在外企工作的女兒召回公司,一個在C端尋找客戶,一個在M端改造工廠,即使波折重重也癡心不改,終于把這條路走通。

    因為變革時間較早,即使相對容易的“看得見的革命”,實踐起來也并非一蹴而就。沒有現成的系統可買,他們就自己投錢研究。以我們在工廠看到的吊軌、裁床和信息卡片為例,國內沒有成熟的“吊軌”和裁床生產商,他們就按照需求向制造企業定制;信息卡片也是經過幾次迭代最終發展為成型的電子卡片,而最初定制服裝的信息、工藝是記在布條上的,由工人們挨個傳看。

    2003年酷特智能提出將工藝數字化時,還沒有大數據的概念,“看不見的革命”嘗過的苦頭就更多了。

     定制服裝最大的魅力是契合人體結構,從而掩飾體型缺點,不僅讓服裝呈現靜態美,還可以兼顧動態美。優秀的版型師不僅需要充分了解人體結構,還需要不斷更新人體尺寸大數據,不斷接受顧客試穿反饋,完善版型理論。

    要想實現個性化定制,需要改造的環節太多,其中最關鍵的兩個環節是制版和量體,這兩個環節是服裝設計、加工與生產中頗為關鍵的一步,它關乎整套服裝的造型是否合體,也是規模化生產不可突破的一道難關。

    在量體環節上,為了將老裁縫的“非標準化、基于時間和經驗積累”的量體技術轉化為固定參數,他們先是召集專家開會,研究機器制版的可能,又找來了一位從事50年量體工作的老師傅,希望他能制定一套簡便易行的量體方式,然而答案都是“不可能”。于是,張代理親自上陣,與團隊一起鉆研,最終在他的堅持下,CAD打版設備和自主研發的打版機床不僅讓電腦自動制版成為可能,而且效率大大提高,精準度也絲毫不亞于擁有幾十年經驗的老裁縫。幾經摸索形成的三點一線坐標量體法,只需要五分鐘、采集人體19個部位的22個尺寸,就能掌握合格的人體數據。而這套標準化的方法,能讓沒有相關經驗的人通過三天培訓就能具備精準測量人體數據的能力。

    在制版環節上,酷特智能首先根據人體的高矮胖瘦、肩形、肚形等特點,按照一定規則,裂變出遠超人體總數的億萬個版型,再根據一個個訂單(人體真實數據)驗證這套裂變規則是否精確,如果有的規則不正確,就要及時修正,修正之后繼續驗證。

    初期定制化訂單不多的情況下,驗證一次版型庫需要半年的單子。“半年之后就不說砸掉多少客戶了,只得到那套規則的修正方法。修正完之后,又得用一年時間再建一個新的版型庫,我們的版型庫建了三次、推翻三次,看得見的損失,一次就有3000萬元。”張蘊藍告訴《中國企業家》。

    做了很多年,修改了特別多規則,酷特智能目前建立的第四代版型庫可以完全擺脫對版式的依賴。收到一個個性化訂單后,系統按前襟、后片、袖子、領子等部位拆解量體數據,從版型庫中找到與其體型特征相匹配的版型,最終組合成符合客戶整體身材的版型。老裁縫用一天時間才能做出的版型,酷特智能的數據庫只需要20秒鐘。這就是大數據給傳統工業帶來的價值,也成為酷特智能個性化定制的核心競爭力。

    一邊碰壁,一邊砸錢,一邊接單,一邊打磨流水線,酷特智能終于在2011年初步走通了C2M個性化定制的路子,并在這一年將定制化業務剝離,將C2M上升為公司戰略。

    微信圖片_20210210165030

    資料來源:被訪者。制圖:肖麗

    未來的生態體系

    為了了解C2M的核心要領,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和金融學教授許小年到酷特智能調研多次,每次都會待很久,與張代理、張蘊藍以及一線工人交流,向他們詢問許多細節問題。找到答案后,許小年成為酷特智能的投資人。

    在《數據治理——酷特智能管理演化新物種的實踐》一書的推薦語中,許小年稱:“酷特智能建成了國內外少有的、較為完整的數字化營銷-設計-生產-供應-客服一體化系統,真正實現了大規模個性化定制,并以此為基礎,對企業的組織結構進行了徹底的改造……”

    建立個性化定制大數據平臺之后,2013年,酷特智能開始對企業組織架構和流程進行改造,他們去掉了80%的中層人員,建立了一個去部門化、去領導化、去審批化、去科層化、去崗位化的扁平組織結構,實現了從人治到自治的轉變。

    酷特智能的員工大多是85后與90后,他們年輕、有主見,不再像上一代產業工人那樣愿意按部就班地工作,而是希望在崗位上“自由”發揮更大價值。根據酷特智能打造的“源點論”管理系統,工廠里沒有組長等中層管理人員,如果出現問題,工人可以問旁邊人;如果旁邊人沒有答案,可以將問題輸入眼前屏幕,系統看到問題后會自動給出答案;如果問題還沒有解決,公司會成立臨時虛擬組織,專門為此尋找答案。

    隨著公司的逐漸壯大,現在,最能讓張蘊藍感到開心的是招到優秀人才,而“去部門化”可以幫助公司更好地留住他們。酷特智能的管理架構中已將具體職能轉化為功能節點,誰有能力,誰就去承擔這部分職能。

    2015年,酷特智能被工信部列為46個智能制造試點企業之一。次年,為了推動紡織行業由傳統生產制造轉移為柔性化、智能化、精細化的服務型制造,工信部印發《紡織工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

    從兩化融合到互聯網+,再到如今的產業互聯網與工廠革命,酷特智能成為其他企業參觀、學習的對象。不只在服裝行業,更有自行車、摩托車、化妝品、家具家裝等其他領域的企業向其咨詢變革之道,這讓公司看到了新的機遇。

    2016年,酷特智能成立新動能治理工程研究院,將自己十幾年打磨的模式向全社會賦能。在實現“零庫存、高利潤、低成本、高周轉”運營能力方面,幫助傳統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轉型升級。酷特智能的案例庫中已經覆蓋30多個行業的上百家企業,使之總體效率提升30%以上。以乳品企業JINHE為例,通過快速補貨,定制生產,酷特智能幫助其解決了活菌類短保質期產品的庫存積壓問題。

    雖然巨頭紛紛進入C2M領域,但彼此間還是有很大不同。酷特智能新動能治理工程研究院執行院長李金柱告訴《中國企業家》,比如阿里犀牛智造的訂單量一般在100件以上,款式、版型也相對簡單,要做到一人一版的個性化定制,更有價值的還是把體系、流程的思想融入軟件系統中。以“智能排程”為例,系統需要用正確的數據、在正確的時間發給正確的人和機器執行,有效解決了個性化定制過程中的不確定性、復雜性和多樣性問題。

    酷特智能的前身是成立于1995年的青島紅領集團,20世紀九十年代,紅領是青島地區家喻戶曉的服裝品牌,請明星代言、為奧運健兒量身定制出場服等一波超前操作給這家企業烙上了時尚和創新的印記。2007年酷特智能正式成立,名字是張代理取的,“酷”代表了時代,“特”意味著創新。2020年7月8日,酷特智能在科創板上市,公開發行新股6000萬股,發行價為5.94元,募集資金凈額3億元。根據招股說明書,酷特智能募資完成后會進一步推進柔性智慧工廠新建項目、智慧物流倉儲、大數據及研發中心綜合體建設項目。

    image.png

    張蘊藍(左)和父親張代理(右)。

    2020年11月,張蘊藍正式接替父親張代理成為公司新任董事長。張代理自從走上創業之路,帶領酷特智能走完了從0到1的全過程,并把公司推向資本市場,然后將一個有著核心競爭力、代表時代發展趨勢的企業交到女兒手上。

    如何從1到N?根據2011年父女兩人為公司制定的C2M發展戰略,張蘊藍未來要走的路也十分清晰:一方面是發揮M端的優勢,將柔性制造能力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復制到更多領域;另一方面是彌補公司在C端的不足,打造自己的時尚、定制品牌。未來的酷特智能將不再是一個單純的服裝企業(服裝企業只是酷特智能產業互聯網生態體系中的一個M),而是一個橫跨各界,擁有多個品牌、多個M的產業互聯網生態體系。

    “父親給我搭建了這個很好的平臺,把C2M的根基打得非常牢。”張蘊藍告訴《中國企業家》,“我的確有個夢想,想將紅領REDCOLLAR全面打造成一個世界級時尚定制品牌,將酷特智能打造成一個偉大的時代企業。”

     

    相關閱讀:

    “聰明”的工廠:互聯網在制造業面前碰了個釘子|封面故事

    三一孵化,騰訊青睞,四年估值10億美元,它靠什么研發出“自主可控的工業操作系統”

    《5年前就發布“工業云”,A輪融資高達3億元,這家公司要在2035年登頂世界工程機械珠峰》

    《全球1/8的筆記本電腦出自這里,聯想最大制造基地如何實現日處理5000筆訂單?》

    《8年投入逾百億,美的數字化轉型就像“改造舊城”》

    《年交付超4萬輛,市值超900億美元背后,蔚來經歷的“18層地獄”是什么》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二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