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華為人事調整背后,余承東扛起新使命

    2021-01-29 10:34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華為是否繼續出售手機業務,還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的日子,因為芯片斷供問題,華為消費者業務遭受嚴重打擊,而華為B端業務備受關注,盈利能力也將受到更多檢驗。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被訪者

    確認來得很快。

    1月27日上午,有消息稱,華為消費者業務CEO、華為常務董事余承東將負責華為云與計算BG,2月將對外宣布。隨即,在媒體求證中,華為方面表示暫無官方披露,亦有回復稱該消息為謠言。

    不過,1月27日下午,華為即發文官宣這一消息:余承東,現任消費者BG CEO,本次擬增任命Cloud&AI(云與計算)BG總裁(兼)。侯金龍,現任云與計算BG總裁,本次擬任命數字能源董事長。

    在華為內部,Cloud&AI調整的確頻繁。2020年年初,華為宣布組織架構調整,“Cloud&AI產品與服務”部門升級成為華為第四大BG,即華為云與計算BG,與運營商、企業、消費者等三大支柱業務并駕齊驅掌舵人為侯金龍。而在此前的三年時間里,華為云業務曾先后經歷了四次排兵布陣。

    此次人事調整值得注意的一點是,負責云與計算BG前,余承東已擔任華為消費者BG負責人、智能終端與智能汽車部件IRB(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這意味著,接下來余承東將攬下華為的手機、汽車、云計算三大業務。

    而就在三天前,有消息傳出,繼出售榮耀之后,華為正就出售高端智能手機Mate和P系列業務一事,與上海政府支持的企業牽頭的財團進行談判,談判已持續數月。盡管華為隨后表示完全沒有出售手機業務的計劃,此次人事調整難免讓人聯想到華為再次出售手機業務的可能性。

    陷入芯片斷供困境后,任正非在去年忍痛剝離榮耀。從目前榮耀的表現來看,后者已經擺脫芯片桎梏。1月22日,新榮耀發布了搭載聯發科天璣1000+芯片的V40系列智能手機。而后,在媒體溝通中,新榮耀CEO趙明表示,三星、微軟、高通、MTK等供應商已相繼與榮耀恢復合作。

    華為是否繼續出售手機業務,還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的日子,因為芯片斷供問題,華為消費者業務遭受嚴重打擊,而B端業務備受關注,盈利能力也將受到更多檢驗。

    “B端是華為最核心的。”侯金龍曾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這樣總結華為的to B業務,“華為首先成功就是在B端,只不過終端名聲大了以后,大家都覺得華為是做終端的,實際我們最強的是B端業務。”

    生態與盈利

    華為云起步不晚,早在2010年11月,華為就啟動“云帆計劃”,面向全球公布云計算戰略及解決方案。

    來源:被訪者

    但在對華為整體營收的貢獻方面,華為云的表現不及其他業務。在2020年上半年業績里,運營商業務和消費者業務依舊是主要支柱,分別貢獻了1596億元、2558億元人民幣的營收,云與計算BG營收并入企業業務收入,為363億元人民幣。

    從發展來看,近年來華為云有高速追趕的趨勢,但與阿里云仍存一定的差距。根據調研機構Canalys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的數據,在國內云計算市場,阿里云依然一家獨大,占有超過四成的市場份額,華為云緊隨其后,市場份額為16.2%。

    在華為內部員工社區平臺心聲社區發布的最新文章里,任正非直言:“要求全力以赴抓應用生態建設,像亞馬遜一樣建立大生態。沒有應用,華為云就可能死掉。”

    新一輪競爭中,華為將生態和應用視為關鍵詞。從這個角度來看,人員調整不再那么意外。

    Gartner高級研究總監季新蘇表示,目前,智能手機是云最大的客戶,未來,也會有5G在云上落地,而汽車或將是手機之外最有想象空間的智能終端,將手機、汽車、云計算業務串在一起,才能更好地實現“云端”協同。

    不過,這肯定會是一場持久戰。華為云與計算BG戰略與產業發展部負責人張順茂,曾在談及鯤鵬計算時的總結:“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是3到5年,有可能是10年、20年。想要拿下這個市場,挑戰才剛剛開始。”

    如今,在消費者業務發展受挫之際,華為的步子要走得更加緊湊一點。任正非在《星光不問趕路人》一文中說道:“我們是一個科技集團,更是一個商業集團,成功的標志還是在盈利的能力,沒有糧食,心會發慌。”

    余承東做營收增長的能力,有目共睹。

    2012年,余承東砍掉70%的華為貼牌機,重新做終端,獲得高額營收。而消費者業務從2018年開始,已成為華為第一大營收支柱。華為2019年財報顯示,2019年消費者業務收入4673億元,占總收入比例達到54.4%,同比增長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