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孫宏斌曾為之落淚,許家印曾與之反目,李書福能否讓他夢想成真

    2021-01-28 15:10 | 作者: 王玄璇,馬吉英

    大佬為FF埋單,用戶會為FF91埋單嗎?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馬吉英

    頭圖來源|FF官網

    賈躍亭兌現“下周回國”的承諾似乎更近了一步。

    近日,一系列圍繞FF(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的消息傳來。根據路透社、36氪、新浪科技等媒體報道,吉利對FF表達了明確的投資意向,計劃投資3000萬到4000萬美元,或用于產線建設。FF將在國內一線城市新建工廠,初期產能為10萬臺。吉利為FF提供外包制造服務。

    對此,吉利和FF均不予置評。

    此外,珠海國資委或參與投資FF 20億元,珠海兩大龍頭國企,格力集團與華發集團攜手參與了此次投資。也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稱,“只是聊聊,金額未定”。

    FF僅有幾輛原型車,幾乎一直處在“PPT造車”的階段。但在過去幾年,不乏為FF埋單的金主。李書福這一次成了為FF提供部分資金與產線的關鍵人物。

    盡管在美國通過破產重組方案之后,賈躍亭已經不再擁有FF的股權,僅以“打工人”身份參與,但造車是賈躍亭的夢想,FF是賈躍亭一直堅持的結果,人們很難將FF和賈躍亭的名字分開。

    攝影:史小兵

    在賈躍亭的夢想面前,孫宏斌曾為之落淚,許家印曾與之反目,李書福能否讓夢想成真?

    法拉第未來還有未來嗎?

    FF為何值得投資?“從投進去的錢和時間來看,FF肯定還是沉淀了一些能力。”一位跨國車企員工表示。

    FF從2014年成立至今已有7年時間。2017年1月3日,FF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CES)上正式發布首款量產電動車FF91,續航700km。盡管當時,FF已經被包括高管離職、內華達工廠停工、拖欠供應商貨款等負面事件包圍,但賈躍亭在會場上難掩激動:“這輛車太cool了!完全沒法用當下的任何車型來歸類它。”

    自從2017年12月FF被曝完成10億美元A輪融資以來,FF或已累計投入約20億美元。

    FF曾經歷與恒大從合作到和解,恒大通過8億美元,拿到32%的FF優先股權。在2019年3月,FF與第九城市成立合資公司,后者宣布向合資公司注入6億美元,但該筆融資后續再無進展。同年4月,FF宣布獲得了一筆高達2.25億美元的債權及信托融資。2020年4月,FF拿到了910萬美元的疫情特別貸款。10月,FF宣布獲得美國兩大金融機構提供的4500萬美金債權融資貸款。

    這些錢并沒有讓FF實現量產。按照蔚來創始人李斌和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的說法,200億僅是新勢力造車走到量產的門檻。

    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上市的小鵬和理想汽車在上市前分別完成約24億美元和20億美元的融資。

    目前FF正在以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的方式謀求上市,即通過與一家上市“殼公司”合并實現快速上市。2020年10月,畢福康表示希望通過上市來籌集資金,以盡快量產其首款電動豪華車SUV FF91。該公司期望的籌資目標是8億元至8.5億美元。

    據彭博社2021年1月11日報道,FF正考慮通過與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PSAC. Nasdaq)進行合并,以完成上市。合并消息傳出后,該公司股價從8美元漲至11美元,FF國內融資消息傳出后,該公司股價更是漲至13美元(1月26日收盤時)。

    實際上,在特斯拉的帶動下,電動車市場熱情高漲,2020年不少電動車公司都以這一方式登陸了資本市場。包括新能源卡車公司Nikola、電動汽車公司Fisker和電動皮卡公司Lordstown Motors等,三家公司均未量產,還停留在“PPT”造車階段。其中,Nikola被指氫燃料電池等方面進行虛假宣傳,市值已從最早的300億美元跌至當前不到100億美元。今年,與FF同定位于豪華電動車的Lucid Motors也被曝出將通過SPAC的方式上市。

    對FF來說,SPAC是上市融資最快的路徑,市場的熱情也讓這種方式成為可能。據36氪援引消息人士報道,FF最快在近兩周就會提交SPAC上市材料,國內的融資事項屆時也有望公布。

    這樣看來,一直處在破產邊緣的FF仍有希望走下去。但FF又有多少含金量?

    2020年11月,賈躍亭時隔10個月轉發了一條微博,慶祝專利數據分析公司Randolph Square IP(RSIP)確認FF的多元化專利組合在同類技術上比許多領先OEM廠商更強大。

    一個月后,賈躍亭在推特上發布了多個FF91預量產車組裝生產的視頻,同時,并表示FF91預量產車下線后將加入測試車隊上路測試。從視頻中可以看到,FF幾乎由工人手工安裝,并不是在工廠的生產線上完成。

    在技術上,FF的動力總成和電池研發由FF前高級副總裁彼得•薩瓦吉安(Peter Savagian)帶領團隊打造,薩瓦吉安曾在通用汽車工作了18年,是通用首款面向大眾的電動車EV1的總工程師。

    此外,FF還網羅了多位來自傳統汽車巨頭的高管。其CEO畢福康曾在寶馬工作20年,是寶馬首款插電混動超級跑車i8的項目負責人。但其在任拜騰CEO期間,并未帶領該公司走得更遠。整車工程負責人Waqar Hashim曾在通用工作27年,領導了通用的全球跨界SUV項目。產品執行高級副總裁Bob Kruse曾在通用工作31年,負責雪佛蘭沃藍達的執行工作。負責供應鏈的高級副總裁Benedikt Harmann曾在寶馬工作30年。

    如果完成融資、上市,這一支高管團隊能否帶領FF實現量產并走得更遠,仍是未知。

    李書福的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