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互聯網醫療大爆發背后:頭部企業募資百億,行業泡沫隱現,質疑聲從未停止

    2021-01-18 14:40 | 作者: 李秀芝,米娜

    在政策、市場及疫情的催化下,2020年成了互聯網醫療真正的爆發元年。而與爆發同時到來的,是巨大的行業泡沫。對這個行業的質疑聲從未停止。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

    編輯|米娜

    頭圖來源|全景網

    “總共只花了幾天時間。”2020年下半年,李天天為丁香園快速談妥了一輪5億美元的融資,由摯信領投,騰訊、高瓴創投跟投。這是丁香園創立20年以來的第五輪融資。

    2020年12月底,宣布上述融資消息的當日,李天天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笑稱,這是丁香園“故事”最少的一次融資,“大家不需要談(很久),都是老朋友。我們的用戶運營和營收數據,他們都很了解”。

    騰訊和摯信資本都是丁香園的老股東。2014年9月,丁香園曾獲得騰訊7000萬美元C輪戰略投資。2018年初,丁香園再獲得由摯信資本領投,騰訊等跟投的1億美元D輪融資。在互聯網醫療領域,騰訊此前還投資過微醫、好大夫在線、醫聯、企鵝杏仁等,而摯信資本和高瓴資本也分別是好大夫在線和京東健康的投資方。

    一向被視為慢生意的互聯網醫療,在2020年一下子進入了快車道,巨頭們紛紛加速布局,優質頭部項目成為投資機構爭搶對象。

    除了丁香園,春雨醫生、阿里健康、京東健康、微醫、微脈、1藥網、叮當快藥等互聯網醫療企業,都在2020年完成了新的融資。《中國企業家》粗略統計,上述企業在2020年的募資額合計超過400億人民幣。

    尤其是京東健康,在2020年8月獲得高瓴資本等機構的約9.14億美元投資后,于12月初登陸香港聯交所主板,市值一度超過6000億港元,成為目前市值最高的互聯網醫療公司。

    同為港股上市公司的阿里健康和平安好醫生,在股市表現亦可圈可點,市值曾分別超過3500億港元和1000億港元。

    業內人士直言,在政策、市場及疫情的催化下,2020年成了互聯網醫療真正的爆發元年。而與爆發同時到來的,是巨大的行業泡沫。針對互聯網醫療賽道的質疑聲從未停止,這個行業還有眾多難題待解。

    WechatIMG4

    制表:肖麗、王超

    資本熱捧,泡沫浮現

    李天天發現身邊悄悄發生了一大變化。

    作為一名醫學畢業生,李天天的大學同學群,也是醫生群。原來,這個群最活躍的兩件事是求醫問藥和孩子參賽投票。很多人認為醫生是懂醫療的,但他們平時在群里分享的健康知識并不多。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后,這個群也開始分享健康知識。

    就連李天天自己都有了新的健康體驗。據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向《中國企業家》透露,繼幾年前成功減肥后,李天天在2020年又進行了植發和整牙。

    “疫情期間大家經歷了一次深刻的健康教育:從個護開始,積極使用口罩、手消等產品;在中國疫情緩和后,對健康的生活方式仍保持高度關注。”李天天說。

    這一點,從各大電商平臺披露的數據也可以窺見。京東稱,2020年11月11日,截至當日早上6時,其進口保健品的銷售額已完成2019年全天成交額。在其消費醫療品類中,疫苗、醫美在11天內(2020年11月1日至11日)的成交額均同比增長超過10倍。天貓則發現,相較于2019年同期,2020年“雙11”期間,天貓醫藥95后活躍用戶同比增加了102%,95后購買健康商品的人均金額增加了18元。

    “基于用戶側,互聯網醫療行業出現了深遠的變化。而且這種變化不會隨著疫情的消退,再次回到原狀。”李天天的這一判斷,在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丁香園的融資進程。

    他向《中國企業家》透露,丁香園處于盈利狀態,且營收增長比較好,不融資對業務的影響并不大。但疫情對中國民眾健康意識和健康素養的提升非常快,丁香園必須做出響應。

    李天天。來源:被訪者

    投資人亦深諳此理。“新冠疫情的爆發,全球投資人都在關注大健康賽道中的優質稀缺資產。”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單莉曾告訴《中國企業家》。

    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則提到,目前的創業環境下,頭部效應越來越明顯。“如今,一個大行業里的頭部公司融資10億美元,比一個普通公司融資1億人民幣還容易。”

    作為一家起步于醫學論壇的互聯網醫療公司,李天天稱,目前丁香園是中國最大的專業醫生社區,覆蓋了中國超過70%的醫生。而丁香園于2007年上線的丁香人才,也是中國最大的醫療行業人力資源服務平臺。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按收入計,2019年京東健康擁有中國最大的在線零售藥房,市場份額為29.8%。加上“作為首家盈利上市的互聯網醫療公司”等優勢,京東健康拿到了更多的錢。

    在香港公開發售后,京東健康獲得超額認購31倍。若不行使超額配股權,其全球發售募集資金凈額約265億港元(約合35億美元)。這意味著,京東健康打破了十年前日本大冢制藥上市時23億美元的募資額記錄,成為亞洲醫療保健行業規模最大的一筆IPO募資。

    資本過度追捧頭部項目時,泡沫出現了。在2020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燃石醫學創始人、CEO漢雨生直言,在全球貨幣超發的情況下,資本市場肯定有一定泡沫。比如在二級市場,有很多公司基本面沒有任何變化,PE值(即市盈率,公司股價與每股收益的比例)卻翻了兩三倍甚至更多。

    在一級市場,一些好項目甚至遭到“捧殺”。投中網援引投資人的觀點透露,與二級市場的項目市值根據市場自動調節不同,一級市場的項目價格只漲不跌。而很多企業在融資過程中,估值高點進入的機構會與其簽訂反稀釋條款。

    “當企業經營一旦出現滑坡,業績無法支撐高點估值的漲勢,又無法自降身價,便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尷尬境地。尤其是,如果企業處在一個對燒錢體量要求極高的熱門賽道,輸血中斷會讓它在很短的時間內資金鏈斷裂而倒閉。”上述投資人稱。

    巨頭也難逃的“行業認知稅”

    互聯網醫療的爆火,也讓更多互聯網巨頭們看到或重新審視在此領域的機會。

    2020年11月,美團關聯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遞交了“美團專業藥房”商標的申請。同月,美團發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業績報告則顯示,單季度藥品訂單同比去年增加逾兩倍,入駐美團買藥平臺的藥店截止2020年第三季度末近10萬家。

    美團創始人王興這幾年也專門花時間向醫療圈的專業人士取經。2019年底,王興就曾與健康產業投資人、康復之家集團董事長柏煜進行過深度溝通。柏煜告訴《中國企業家》,“王興的學習能力超強,對行業研究比較深入,是一個深度思考后才會布局的人。目前來看,美團在互聯網醫療領域的業務形態主要還是送藥上門。在這個鏈條上,它應該能卡住位。”

    字節跳動對醫療行業的攻勢更猛。2020年以來,字節跳動在醫療健康領域相繼完成了多個大動作:以數億元對價完成對百科名醫的全資收購,推出醫療健康獨立品牌“小荷醫療”,打造“幺零貳四”互聯網醫院與線下診療機構品牌“松果門診”等。從線上的健康科普內容到互聯網尋醫問診,再到線下診療機構,字節跳動對于醫療健康行業的野心可見一斑。

    百度在2020年亦開始在醫療健康領域重整旗鼓。2020年3月,百度將原有的百度搜索健康業務升級為百度健康這一全新品牌。目前,百度健康已聯合1000多家公立醫院和25萬醫生(截至2020年8月),形成了以百度健康醫典為核心的內容生態和以百度健康問醫生為核心的服務生態。

    這些巨頭能在互聯網醫療領域掀起多大的水花?

    “互聯網醫療行業和其他的互聯網行業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認知門檻更高。我不認為今天這些巨頭一上來就能有什么建樹。大家都要交的行業認知稅,誰也跑不了”,柏煜直言。

    柏煜認為,互聯網醫療行業最核心的認知稅,是找到頂級的人才。“京東之所以跑得快,是因為他們的腰部人才(總監級別)很強,我有很多醫療行業的熟人去了京東。而阿里在最近這四五年里,也招攬了大量中層和基層醫藥行業專業人士。但無論是字節跳動還是百度,我還沒有見到他們在這個領域找到多少頂級人才。”

    有意思的是,無論是幺零貳四互聯網醫院還是松果門診,通過股權穿透后都指向百度前高管吳海峰。據了解,吳海鋒在百度工作了17年,為NLP(自然語言處理)研究的技術骨干,曾擔任過百度醫療健康行業相關業務的負責人。2019年,吳海鋒的手下孫雯玉、吳曉輝、王曦、李萌、譚待、劉海浪等總監及高級技術和產品人員,在離開百度后,也隨之一同加入字節跳動。

    而在京東健康上市時,《中國企業家》注意到,包括辛利軍在內,該公司有22位總經理以上級別的高管公開亮相。

    人才意味著組織能力。李天天也談到,即便在互聯網醫療行業已深耕20年,丁香園仍時常面臨“面對新的市場變化,組織能力跟不上,產品做得不夠好”的問題。

    此外,巨頭新入局互聯網醫療,政策是他們需交的另一大認知稅。醫療行業是強政策監管的行業,互聯網醫療更是如此。

    以網售處方藥為例,2020年11月,國家藥監局就《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擬允許有條件放開網售處方藥。這對京東健康、阿里健康等以醫藥電商為主要營收的互聯網醫療企業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利好。

    但近年來,網售處方藥政策幾度松綁又收緊,甚至被業界戲稱為“翻烙餅”。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下發的《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曾明確提出,在線開具的處方經藥師審核后,可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而2019年,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則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態度——不得通過藥品網絡銷售第三方平臺直接銷售處方藥。

    “互聯網醫療企業的成長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本身依賴于對行業的深耕,整個市場教育發展,以及政策和醫保的變化”,青桐資本投資總監汪士能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認為,企業入局互聯網醫療,在短期內要面臨的問題先是對醫療行業的理解,以及穩定的利潤增長,來保證企業處在一個良性健康發展的路上。

    “當然,前期醫療健康業務給巨頭帶來的利潤收益是微不足道的。于巨頭而言,更重要的是對于數據的沉淀及應用、以及行業布局的節奏。這對于未來去打通線上線下診療服務的全流程顯得至關重要。”汪士能說。

    不能光靠“賣藥賺錢”

    從已經上市的互聯網醫療企業來看,醫藥電商是它們的主要營收。

    《中國企業家》查詢公開財報獲悉,2017年~2019年,來自醫藥和健康產品的銷售收入,均占到京東健康總營收的87%以上。同期,平安好醫生的健康商城業務在總營收的占比從47.9%逐年增長至57.2%。而2018~2020財年,醫藥電商更是為阿里健康的總營收貢獻了9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