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這些年倒閉了多少優秀的工廠,只有我們做品牌的知道”|工廠革命

    2021-01-08 13:53 | 作者: 趙東山,李薇

    C2M要解決兩端的事情,銷售端解決無庫存,產業端解決性價比。夏華的優勢在于對服裝產業的深刻理解,可以深度整合供應鏈,核心是“產品力”。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我在服裝產業深耕了20多年,這個行業有兩個痛點一直沒有解決。”依文董事長夏華說,一是高庫存,傳統服裝品牌的庫存一般在50%左右,行業原本就稀薄的利潤大量浪費在庫存里;二是上下游割裂,原料商、工廠、品牌企業之間沒有利益共享,“這些年倒閉了多少優秀的工廠,只有我們做品牌的知道”

    1994年,夏華創立了依文服裝集團。此后,夏華相繼創建了依文EVE DE UOMO、NOTTINGHILL、Kevin Kelly、JAQUES PRITT等高級男裝品牌,業務范圍也擴大到服裝、服飾、職業裝、禮品、國際品牌代理及文化創意等領域。

    電商讓傳統服裝產業受到巨大沖擊。中國服裝行業3萬億產值,為什么工廠還是賺著服裝產業鏈最薄弱的利潤?夏華看到其中的痛點,想做一件賦能整個服裝產業的事情。

    2015年,她創辦集合智造C2M平臺,專注做服裝行業的整合和聯動,意在提高連接效率,降低上下游產業鏈連接成本。2016年底,集合智造完成了產業上下游的首輪整合。

    “C2M要解決兩端的事情,銷售端解決無庫存,產業端解決性價比。夏華說,她的優勢在于對產業的深刻理解,可以深度整合供應鏈,核心是“產品力”。

    用199元買到國際大牌品質的服裝,夏華在集合智造平臺上實現了。與此同時,夏華也開啟了她的服裝產業變革之旅。

    如何做到

    199元買國際大牌品質的服裝?

    不同于互聯網平臺補貼低價或拼團低價模式,夏華創辦的集合智造主要通過后端產業鏈整合協同實現低價。

    集合智造是一個面向服裝店鋪等小B端的集合系統。在集合智造上,有199元的褲子,299元的羊毛衫,均來自國際大牌的代工廠,同等品質的產品如果按照傳統方式,市場價格至少在500~800元之間。

    集合智造的性價比優勢來源于夏華對產業的深耕,即產業鏈后端的集合拼團模式。一件成衣的背后,供應商一般在10~15家,從面料到紐扣、拉鏈等輔料,而面料供應商還有上游的紗線供應商。集合智造所做的就是從紗線的集合競價到原料的集合競價,再到生產工廠的集合競價,最后流轉到各個平臺渠道銷售。

    “原來是分散采購、小單,但是現在集中采購,可以集合競價。”夏華把原本小服裝店端分散的小批量訂單聚集到集合智造平臺,實現訂單集合,再在生產端實現大規模生產和競價,這是集合智造的基本邏輯,也是在保證品質的基礎上能夠降低成本進而實現高品質、低價格的根本原因。

    但是,服裝產業的難題是,在保障消費者性價比的同時,如何保障生產和供應工廠的利潤。因此,對于集合智造來說,必須平衡好雙方的利益關系,“只有同時解決了消費者個性化需求和供應商單品量的難題,才能解決C2M產業端長久可持續的問題。”夏華表示。

    對于零散的服裝店鋪老板來說,入駐集合智造-云服云商平臺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

    他們在平臺上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在平臺的樣衣庫中挑選自己喜歡的版樣,直接下單生產;另一種是服裝店鋪老板帶著樣衣需求來,把樣衣分解為原料、輔料、紗線等最小的生產單位,通過集合不同店鋪在不同紗線、原料等環節的需求實現集合訂單,最終同樣能實現集合和低價。

    零散的服裝店鋪雖然對市場的了解能力很強,但缺乏設計能力,集合智造上的設計師在這些店鋪老板反饋需求的基礎上,會設計出2萬多件樣衣,給店鋪老板足夠的選擇余地。

    夏華在把所有的供應鏈環節全部集合在一個平臺,并實現數字化之后,服裝設計制造就變成一個類似簡單拼圖的過程,“我們平臺的設計師可以在上年爆款的基礎上衍生幾百個新款,對于小店鋪老板來說,直接選面料圖案就好了,因為原料、紋樣等都是可以隨便換上去的。”

    服裝工廠

    為什么愿意加入集合智造?

    “中國服裝業的制造優勢,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但是工廠的產業價值并沒有真正發揮出來,一直都處于整個服裝產業鏈利潤最薄弱的環節。”夏華在服裝行業深耕20多年,對工廠有深厚的感情,“好工廠不是靠設備改造就能做出來的,那樣對工藝太不尊重了。”

    她告訴《中國企業家》,大部分工廠只有純加工能力,沒有設計品牌溢價能力,因此不能跟市場分利潤,“如果能創造一個模式讓大家共享利潤,大家一定也有共擔風險的愿望,把前后端打通,這就是產業的創新。”

    從2010年起,互聯網電商平臺陸續給傳統的服裝產業造成巨大的沖擊,夏華一直希望在產業里做一些有益的探索,把前后端連接起來,形成一個產業共同體。大家對互聯網越了解,我們越有可能做成這件事。

    目前,服裝行業在渠道端已經非常發達,但是在后端產業聯動上還嚴重滯后。不同于前端渠道和銷售方式的改造,生產流程和工藝的改造沒辦法簡單靠生產設備的更換就實現。

    “服裝是有個性化和審美取向的,為什么意大利至今還在服裝、鞋業保持著優勢,就是因為這么多年的熟練工人和工藝的積累,服裝就是門藝術。”夏華表示。

    向內的自我主動變革注定是艱難的。夏華在推進產業集合智造的過程中,也遇到了很多阻力,“那時候訂單很好,那些大工廠沒必要理你,沒空跟你合作”,但是行業的變革和未來趨勢誰也沒辦法阻擋。

    第一次讓服裝行業里的供應商產生危機感是,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的提升,國內以往的勞動力成本優勢不再那么明顯。隨之而來的是中美貿易摩擦,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越來越多的供應商產生危機感。

    國內工廠開始思考如何變革,如何享受到國內新零售的紅利。這給了夏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一部分廠商感受到集合智造的價值,讓工廠一起參與生產和制造,甚至包括定價,這是個非常好的產業上下游協商解決問題的思路。

    在服裝行業,品牌和工廠分離由來已久,部分頭部的品牌會擁有自己的一部分工廠,但是不可能擁有所有品類的工廠和生產線。但為了保持產品的創新力和性價比必須不斷更新供應商,夏華頻繁與工廠的深度接觸,讓她既有了行業的前瞻性,又有了行業號召力。

    傳統的生產流程有哪些滯后性?

    傳統服裝產業另一大特點是分散、產業鏈上下游割裂。

    在服裝行業,每一個單品、每一種原料都有不同的制作工藝,比如襯衫和羊毛衫、羊毛衫和羊絨衫、針織和梭織等都不相同,不同的制作工藝就意味著不同的生產設備和產線,每換一次生產線就會損失生產率20%-30%。

    對于很多小服裝店鋪來說,雖然訂單量不多,但是品類卻要求繁多,而這些服裝小店鋪又都分散在全國各個地區,進貨渠道十分分散和低效。

    “集合智造把分散的采購價格變成一個集合的采購價格,而且它是多個環節的集合,訂單集合只是一方面,從紗線到原料的集合還有很長的鏈條,這樣集約的成本就下來了,集約的成本就是利益的保障。”夏華告訴《中國企業家》。

    服裝行業的另一大特殊性在于訂貨制,且提前半年預測當年潮流。因此,這讓生產、流通、銷售每個環節的參與者都很害怕壓庫存,畢竟資金流轉率決定著一切。

    原來批發市場的邏輯是批發商自己去檔口拿貨,拿完了之后再去供應,每個批發市場背后又有一群小店鋪老板,如縣級批發等等,一層層遞延。在這樣的產業鏈作用下,如今越來越多的批發商也涌入集合智造平臺。

    “批發商去檔口逛半天,一年也得花很多差旅費,拿到的貨性價比沒有保障,款式變化頻次也不高,所以批發市場也成為集合智造平臺越來越重要的合作商,集合智造平臺起碼能提供一個數據,這個款單款定了多少量等等。”夏華告訴《中國企業家》。

    集合智造

    如何提高產業效率?

    目前,在集合智造平臺,一條199元的褲子背后就有15個左右的工廠供應商,從紗線到原輔料到生產商等等。此外,在集合智造平臺有500家工廠供應商,10萬多小服裝店老板。

    那么,集合智造平臺具體是如何提高產業效率呢?

    夏華告訴《中國企業家》:“在服裝生產的鏈條中,紗線是最初始的生產原料,紗線不怕壓庫存,可以染任何色。如果你的觸手只能探到面料,沒有人織好那么多布等著你去買,但所有人一定需要紗線。因此,產業鏈越往前探,價格優勢越大,品控的可能性也越大。”

    因此,對于夏華來說,既需要解決消費者端用戶性價比的問題,又要解決工廠端快速運轉不壓庫存的問題,這對整個集合智造平臺的快速反應能力就是重大的考驗,能力越強,所有的工廠越愿意共擔風險,共享收益。

    夏華告訴《中國企業家》:“經過5年多的實踐探索,集合智造平臺的智能化生產已經讓店家庫存從原來的40%下降到10%。從設計到紗線再到原料再到生產最后到銷售,集合智造在不同產業環節都實現了集合競價,且都能通過互聯網在線連接,讓生產更加智能化和數據可視化。

    “一般而言,在單品里很少用集采模式,大家提到集采都是企業集采,但單品的產品集采其實也很重要。你怎么把分散的東西量化成可集采的模型?集采模型決定了所有的產品成本,跟小米是一個邏輯,就是把所有合成產品分解成各個部件。”夏華進一步解釋集合智造的產業集采模型。

    關于未來,夏華認為,互聯網巨頭之間的競爭一定會到達產業邏輯,而不僅僅停留在數據和用戶。目前,阿里巴巴在布局犀牛工廠和淘工廠,網易旗下有網易嚴選,拼多多積極布局產業帶,京東積極布局供應鏈C2M。雖然目前各家都有不同的優勢和邏輯,但未來一定會在產業鏈條上短兵相接。

    夏華的戰略是,在整合好后端的產業鏈之后,不斷拓展前端的渠道。對于集合智造來說,整個市場零售價取決于零散的服裝店鋪的總量和規模。

    “我一直希望B端小服裝店鋪是個分散狀態,如果只有一家,集合智造就沒意義了,分散量越大,對平臺的價值越大,集中的服務平臺才有意義。未來,集合智造前端會不斷開放給小商家,如線下的小店,線上的主播、淘寶、唯品會店鋪等等。”夏華表示。

     

    相關閱讀:

    《阿里、京東、拼多多“搶”工廠:C2M的戰爭|封面故事》

    《京東重塑供應鏈:預測500萬種商品銷售,每天做出30萬條智能決策|工廠革命》

    《犀牛智造保密3年,C2M探索8年,阿里“新制造”要走一條什么路|工廠革命》

    《4.6億單訂單量被激活,拼多多打通中國經濟的毛細血管|工廠革命》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一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高歡歡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