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大考下的手機行業:占據半壁江山,逃不過芯片魔咒|年度經濟觀察

    2021-01-04 10:12 | 作者: 程璐,李薇,鄧攀

    市場空間逼仄,激發手機廠商們開展更多的技術創新。它們仍在焦灼地等待著,等待中國自研芯片的突破,帶來更廣袤的博弈空間。

    文|《中國企業家》程璐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2020年,或許是中國手機行業經歷過的最為跌宕起伏的一年。

    從年初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讓整個商業社會都籠罩著悲觀與不確定的情緒,到國際形勢的紛繁變化,手機乃至半導體廠商們共同經受著嚴酷的芯片“圍剿”。當人口紅利逐漸消失,低端制造向東南亞等地轉移已是大勢所趨,5G似乎成了手機行業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

    戰斗成為唯一的選擇。手機廠商們短兵相接,性能、系統、屏幕、影像、續航等等,每一個賽道的技術競爭都越發激烈。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2020年1~11月,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累計2.81億部,同比下降21.5%。出貨量走勢在這一年里呈現出了跌宕起伏的曲折變化,手機廠商們絕處逢生,又滿懷希望,展現出了旺盛的生命力。

    2020年,由求生、繁榮、爭奪、創新交織而成的手機江湖故事,在我們眼前徐徐展開。

    絕境求生

    翻開中國手機行業30多年的歷史,可能沒有任何一個其他的行業像手機行業如此充滿戲劇性,泥坑與黃金遍布滿地,創業僅兩年的公司可以在一夜之間功成名就,全球登頂的巨頭也可以在一夜之間轟然倒塌。

    過去十年,是電子產品空前繁榮的黃金十年。直到2016年,國內手機市場格局逐步穩定為“華米Ov”,頭部品牌集中度超過八成,中國手機廠商步入全球手機舞臺,擁有與三星、蘋果相抗衡的能力。

    不過,2019年開始的“實體清單”事件讓國人意識到,芯片把握著中國手機產業的命門。華為曾代表了中國沖擊行業關鍵技術的一股重要的力量,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對海思芯片的期望是:“一定要站起來,減少對美國的依賴。”

    斷供,讓華為高端芯片的生產制造徹底成了紙上談兵,無奈之下,任正非調整華為經營策略,忍痛割“榮耀”。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華為這架像是二戰中被炮火打得千瘡百孔的伊爾-2戰斗機,繼續飛行并能順利返航。

    “我們處在一個偉大的時代,也處在一個最艱難的時期,我們本來是一棵小草,這兩年的狂風暴雨沒有把我們打垮,艱難困苦的鍛煉,過幾年也許會使我們變成一棵小鐵樹。鐵樹終會開花的。”任正非在榮耀送別會上動情地說,一旦“離婚”就不要再藕斷絲連,要各自實現各自的奮斗目標。

    斷供事件,讓包括華為在內的中國手機行業都清醒地認識到了卡脖子問題。手機廠商們意識到:國產芯片的自研之路不得不走。臺積電花了近20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短時間內華為要想實現突破確實不容易,但中國芯必須要國產化,必須要建立起上下游供應鏈。我們現在就是在跟時間賽跑,現在不做的話,未來時間只會拖得更長。

    過去十年,也是中國半導體行業騰空建高樓的十年。在落后幾十年的背景下,中國持續探索半導體產業,設計、封裝、測試、設備等半導體企業近兩年尤其在2020年在神州大地如雨后春筍般生長。這其中,有國家“909工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的決心,也有各種泡沫,如不斷曝光明星芯片項目爛尾收場,只留下一地雞毛。

    2020年12月,中芯國際的一場“辭職風暴”,把中國造芯的艱難苦澀再次擺到臺面上。中芯國際聯席CEO梁孟松在辭職信中表示,中芯國際正面臨著美國的種種打壓,先進工藝的發展受到嚴重威脅,一般公司需要花費數十年才能完成的任務,中芯國際已經完成了28nm、14nm、12nm、及n+1等技術飛躍。但國際上早已實現的7nm,甚至5nm和3nm,中芯國際還需要等待EUV光刻機的到來。

    半導體產業,從生產工序上分為IP開發、設計、代工、封測等環節,如今行業分工精細、內容繁帙。造芯為何如此之難?通俗來說,中國最缺的是高端芯片的生產能力。像芯片這樣的高復雜系統能力的建設,通常投資周期長、投資成本巨大,而中國的短板——材料限制、器件物理限制、光刻工藝等,都掌握在其他國家手里。

    造芯道路注定艱難,但必須走。好在國產芯片領域投資熱情高漲。據統計,截至2020年9月1日,全國已新建半導體企業7021家,2019年新建半導體企業超過1萬家。清科私募通數據顯示,2020年1月~10月,中國VC/PE投資半導體的項目345個,比2019年同期少一成,但融資規模大增,前10月達711.3億元,為2019年同期的2.5倍。

    中國手機廠商同樣在產業投資上有所動作。小米與長江產業基金共同發起募集總規模為120億元的長江小米產業基金,主要投資小米相關的制造業上游技術和核心元器件,目前已投資近80家企業。

    弘信資本合伙人鄭俊彥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我們看好未來三年,整個中國半導體產業的升級。在當前的國際形勢下,政府很多大基金都在支持硬核科技和芯片行業,另外科創板的注冊制,也體現了國家對高科技企業的支持力度,未來三年中國半導體產業都將迎來較快發展,甚至出現一批IPO企業。”

    盡管短期內芯片“斷供”將帶來負面影響,但只有在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候,中國半導體產業鏈、中國手機行業才會在華為事件的帶動下進一步發展。手機廠商們或投資、或投入技術研發,期望通過自己的力量,打破當下國家的芯片困境。

    收縮與迎戰

    受芯片等多重因素影響,2020年國內手機行業格局正經歷著一場前所未有的變局。

    疫情引發供應鏈危機,演變成全球的供給需求問題,連帶斷供事件影響,復雜形勢之下,華為、小米、Ov在內的手機廠商紛紛做出調整,一場全國手機廠商爭奪戰就此拉開。

    研究機構Canalys的數據顯示,華為在2020年第一季度手機出貨量大跌17%之后,得益于庫存儲備,第二季度迎來反彈,在全球市場奪冠。但與此同時,第三季度,小米手機出貨量同比增長46%,闖進全球前三,OPPO、vivo也逐漸從疫情中緩過氣來,中國手機廠商在全球市場站穩腳跟。

    不過,華為市場份額已經從第一季度的18%降至第三季度的14%。面對斷供危機,華為全面收縮戰線,有意識地控制出貨量。在外界看來,華為此舉意在能讓芯片庫存將華為手機支撐得更久一點,以期找到更多的自救方法,畢竟生存下來才是華為的第一要務。

    另一邊,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蓄勢待發。小米頻繁地調整組織架構,vivo圍繞產品線、系統和芯片,OPPO同樣從人事、產品線到其擅長的渠道運營策略上,做出了一系列主動的戰前調整。上述三家手機廠商都不約而同地將2021年的出貨預期調高了50%。

    “高端樹品牌,中低端走量”的玩法依然得到踐行。Redmi牢牢掌握著小米出貨量的基本盤,Ov旗下主打性價比的realme和IQOO的聲量也逐漸有了起色。對國產手機品牌而言,高端市場成為樹立品牌調性的必經之路。

    2020年,一向以性價比著稱的小米先后發布小米10系列、小米10至尊紀念版,高端旗艦機的價格一路上探至5000元大關。得高端者得天下,小米努力突破高端的極致科技,再將技術下沉到Redmi系列,讓千元機用戶也能享受到技術突破帶來的體驗。反過來,千萬級的Redmi用戶,也因此能夠體驗高端科技,慢慢成長出一批高端用戶,形成良性循環。”

    線下渠道同樣不斷洗牌。由于華為手機因芯片斷供持續缺貨,Ov、小米對經銷商的態度開始有所轉變。小米號稱要將小米之家開到中國的每一個縣城里去,Ov也重新梳理了渠道布局。OPPO中國區總裁劉波此前對《中國企業家》表示,OPPO的陣地是往人群集中的地方去的,對于一些條件有限的舊、小、偏遠門店,重點是提升門店形象和效率。

    如今,整個手機行業面臨的問題也是共通的,例如人口紅利的消失、市場持續萎縮、供應鏈缺貨嚴重等等。2020年的全球手機市場進入存量時代,4G到5G的過渡,大家似乎沒有感覺到3G到4G那樣的巨大變化。

    不過,疫情讓供應鏈踩了一腳剎車,但疫情過去,需求量一下子起來了。包括芯片在內的很多電子元器件,在供應鏈端都出現了緊缺,供應鏈缺貨成為行業最棘手的問題,而這個缺貨可能會延續到2021年年初。

    市場空間逼仄,激發廠商們開展更多的技術創新,留給二線手機品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在芯片領域,手機廠商們仍在焦灼地等待著,等待中國自研芯片的突破,帶來更廣袤的博弈空間。

     

    關注“中國企業家”視頻號

     

    觀看企業家獨家視頻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