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少數派的資本狂歡|年度經濟觀察

    2020-12-31 09:44 | 作者: 崔鵬,萬建民,朱丞

    2020年,傳統to C賽道之內的融資聲音逐漸變弱,消費、醫療健康、教育和企業服務等領域受到投資者熱情追捧。在熱門賽道當中,估值越高的項目,爭搶的機構反而越多,意味著投資者的估值風格正在向要“增長”轉變。

    文|《中國企業家》崔鵬

    編輯|萬建民

    頭圖插畫|朱丞

    投資圈每隔三四年,就要流行一次資本寒冬的論調,這次預言終于成真,不過彈盡糧絕的是那些中小基金,大型基金正在迎來不缺錢的時代。

    國內一家頭部基金的投資經理告訴《中國企業家》,在2020年上半年的募資中,紅杉拿到了華北區域一半以上的機構投資者籌碼。PitchBook數據顯示,在2020年一季度的美國風投公司融資中,有近一半是10億美元及以上的巨型基金,在正常年份中這個數據不到三分之一。

    受到瘋狂追捧的還有熱門賽道的明星公司。去年泡泡瑪特估值超過100億的時候,有些看好它的機構出于價格因素并沒有進行投資,一年過去,泡泡瑪特在上市當天市值超過1000億,讓諸多投資者大跌眼鏡。

    如果說五年前每個賽道都是風口,順勢而為的優秀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崛起,那這兩年的投資賽道堪稱冰火兩重天。

    而很多傳統to C賽道之內的融資聲音逐漸變弱,它們的故事仿佛一夜間在投資者那里就失去了想象空間。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消費、醫療健康、教育和企業服務等領域的明星公司層出不窮,估值水漲船高,遭遇投資者熱情追捧。

    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在公開分享中說,經緯在2013年投資的猿輔導,估值從3月份的78億美元,暴漲到10月份的155億美元,半年時間里估值翻倍。

    很多美元基金都在2020年初完成了新一輪募資,這一定程度上助推了2020年市場的短期火熱狀況。大國的財政量化寬松措施,也將帶來一個低利率周期,投資人集中爭搶有限的優質項目,不斷推高標的價格。

    資本滾雪球式的循環正在產生。公司上市股價大漲,讓投資人退出獲得高回報,推動一級市場投資者更加追捧大熱項目,優質標的帶著高估值上市,然后在二級市場獲得更高市值。

    一、二級市場的變化已經顯而易見,這是屬于少數創業者、投資者和出資人的狂歡。

    贏家通吃,越貴越投

    對于現在的一級市場創業者而言,選擇賽道的那一時刻,可能就決定了公司的命運走向。

    前幾年創業熱潮時期,各種細分賽道層出不窮,很多賽道中都跑出了優秀的創業公司,其中甚至誕生出拼多多從阿里和京東兩大電商巨頭版圖中殺出重圍的案例。

    現在,這種各個賽道百花齊放的局面正在逐漸改變,上一輪移動互聯網的紅利期基本結束,大賽道之中都已經有優秀公司占據,拼多多這樣的奇跡不可能在每個賽道都重演一次。

    在大部分賽道投資趨冷的情況下,有些此前的邊緣賽道卻逐漸走向舞臺中央。比如消費、半導體、醫療大健康領域的公司,在短短半年時間里并沒有在業務層面獲得極大突破,但融資估值卻開始翻倍增長。

    “這很正常,(這些賽道)回報快,周期也比以前短,大家都投,你肯定也要投。”一位頭部基金的投資經理告訴《中國企業家》。

    低利率加上政府的各項刺激政策,讓一級市場的投資者開始追逐市場上那些短期內能帶來最大回報的項目,將大量并未實現盈利的初創公司市值推高到與現實脫節的程度。

    于是,市場上的資金去向呈現出少有的兩極化狀況:熱門賽道的頭部項目被機構瘋搶,投資人手握大量鈔票試圖進入,卻常常被創業者拒絕;而其他賽道的中腰部項目則逐漸門庭冷落。

    張穎表示,目前一個大行業里的絕對頭部公司融資10億美元,比一個普通公司融資1億人民幣還容易,很多經緯系公司,年初剛剛投完,現在的估值已經翻了1.5~4倍。

    張穎對這種估值漲幅“愛恨交加”,“愛”是因為自己的投資賺了錢,但也“恨”那些經緯一開始錯過的公司,現在已經變得很貴。

    最明顯的例子來自消費賽道。就在三四年前,大量機構投資者還對傳統消費領域的創業公司避之不及,這條賽道被認為投資周期過長,天花板太低,市面上已有的成功公司,想象力都遠不如互聯網豐滿。

    而現在,得益于數字化和新渠道的產生,整個消費行業突然炙手可熱,甚至有投資人公開表態稱,消費已經成為中國創投行業的最后一塊洼地和寶藏。

    大量來自傳統消費行業和TMT行業的人才,在過去三四年中涌入消費領域創業,無論是傳統線下消費企業與互聯網結合,還是一些新消費品牌,優質標的都具備很強的產品和技術創新能力。

    前述基金投資經理告訴《中國企業家》,“這些消費品牌重視產品,起勢很快,玩法跟之前的消費品不一樣,投資很快就能看到回報。”

    聰明的錢明顯不會錯過這種變化。以騰訊投資部為例,在2018年之后騰訊先后投資了喜茶、便利蜂和興盛優選等大消費領域的創業公司。

    在熱門賽道當中,估值越高的項目,爭搶的機構反而越多,這類項目大多能在短期內看到回報,更容易吸引基金放心砸錢追捧。

    這也意味著,投資者的估值風格正在向要“增長”不要“價值”轉變。一旦某條賽道上的頭部公司之間拉開明顯差距,機構也會迅速站隊,放棄追逐落后的一方。

    比如當市場前三名的市場份額變為經典的6-3-1格局之時,第一名會得到前所未有的資金支持力度,進而繼續拉大與后兩名的差距,形成近乎于贏家一人通吃全盤的局面。

    目前中國一級市場中過半資金來自于政府、國企和銀行險資,大部分擁有優先分配權,屬于優先收益資金,但在資產端層面,75%的資金流向了風險很高的VC資產。

    除去政府和金融體系的資金以外,其他LP出資狀況并不穩定,他們大多來自散戶、企業家或者上市公司,經濟周期和股價波動直接影響這些LP的出資能力,同時他們還有很多流動性需求。

    今年頭部項目估值越來越高,機構加碼這些標的,至少不會因為完全虧損而導致基金沒有錢還給銀行或政府。

    這些資本市場的重新洗牌會帶來很多良性結果:更多專業LP會代替目前不穩定的出資結構,沒有投資特色的機構會因募資困難被自然淘汰。當手頭項目拿不到carry,部分基金會主動低價出售資產,這些資產的重新定價有利于原有投資者的流動性釋放,并鼓勵同行業公司的兼并、合并。

    一二級市場估值趨同

    當優質標的帶著極高估值IPO,二級市場給它們的是更高的估值。

    在國內創投領域,由于一、二級市場存在巨大的估值差異和套利空間,所以無論是天使輪還是pre-IPO輪,大部分一級市場的投資對IPO退出都有很高的依賴度。

    創業板注冊制推行之后,境內企業上市熱情升溫,一級市場創業者開始提高投資人參與融資的門檻。

    深創投副總裁蔣玉才在一次論壇上表示,在中國實施注冊制之后,停留在一級市場的公司對上市有更大預期,那些優質標的普遍采用二級市場的估值方法,跟投資人溝通預期,讓一級市場項目的估值更高,也直接抬高了機構的投資風險和成本。

    抬高一級市場項目估值的另一大因素來源于資金端,佛羅里達大學金融學教授、IPO專家Jay Ritter表示,這兩年主權財富基金和共同基金(Mutual Fund)提供了充足的風投資金和私人資金來源,它們在IPO前買入項目,直接推高了私募市場的估值。

    低利率的大環境直接推高了企業估值,2020年突發的疫情,又將高估值集中在特定領域(科技、醫療和教育等),一切符合條件的資產都在瘋狂提高價格。

    目前國內一級市場上優質項目的價值,正在集體向二級市場同類公司靠攏。

    理論上IPO一直都是VC最理想的退出方式,前提是創業公司能以合理的價格登陸公開市場。這需要創業者獲得二級市場的認可,通常這需要良好的運營數據,或者富有想象力的業務空間。

    在過去十年中,大量優秀創業公司通常會在一級市場待很長時間,投資者不斷向其注入資金,推動其快速增長,在私有化的同時不用擔心資金問題。這種狀況,讓那些能更早進入二級市場的公司,不斷推遲上市時間,在更多輪融資后,它們的估值也水漲船高。

    但在近兩年,國內明星創業項目待在一級市場的時間明顯縮短。

    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20年前三季度中企境內外上市共計385家,其中113家在科創板上市,35家創業板注冊制企業上市,注冊制下上市企業總融資額超過2100億元。

    這其中,半導體、生物醫藥等領域企業成為IPO的主角。以科創板為例,在這一年里,182家上市公司的平均發行市盈率為70.85倍,其中半導體企業平均發行市盈率為63.36倍,部分公司甚至高達百倍。

    這種情況不僅出現在國內,IPO追蹤機構復興資本的數據顯示,2020年已經成為自1999年以來美國IPO最繁忙的一年。

    如果按照融資額計算,美國科技公司史上規模最大的10次IPO,有3次出現在2020年,分別是DoorDash、Airbnb和Snowflake,也都在上市后站在全美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前列。

    二級市場投資人對一些明星公司的價值判斷,開始向一級市場的風格靠攏。曾在摩根大通負責科技投資銀行業務的David Golden表示,除了互聯網時代(1999~2000年),從未見到如此多的公司出現這種情況,“估值好像不受我所理解的任何分析指標束縛”。

    這些優質創業公司在上市前估值就已經高達幾十億甚至上百億美元,吸引了私人股本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戰略投資人和主權財富基金的追捧。

    比如銷售云軟件的Snowflake,IPO之時的估值為330億美元,但上市后它的股價立刻翻倍,目前該公司市值已經迫近1000億美元。

    今年新冠疫情對租房行業帶來嚴重打擊,導致Airbnb 2020年初暫停上市計劃,這家公司甚至裁掉了四分之一的員工。但在2020年底Airbnb重啟上市,登陸納斯達克首日,它的股價直接翻倍,市值超過1000億美元,是前次融資的估值的5倍。

    蘋果一家公司的市值就比沃爾瑪、寶潔、可口可樂等龍頭公司加起來還大,與能源、公用事業和材料板塊(包括埃克森美孚、美國電力和陶氏化學等)的總和相當。即使單看Facebook一家公司的市值,也超過了整個能源板塊。

    Airbnb的上市過程中,甚至采用了混合拍賣模式,高管團隊能夠根據投資者的出價,調整定價范圍,而最終Airbnb的定價,也確實遠高于最初的定價區間最高值。然而即使發行價大幅提高,它的股價仍然在開盤后迎來暴漲,資本市場的熱情可見一斑。

    金融分析服務提供商Rapid Ratings的首席執行官James Gellert認為,荒謬的估值代表著市場極度繁榮和前所未有的流動性,但市場情緒仍然存在迅速轉變的可能性。

    關注“中國企業家”視頻號

    觀看企業家獨家視頻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