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2020,阿里騰訊做了點不一樣的事情

    2020-12-29 10:07 | 作者: 趙東山,李薇,王超

    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滲透到各行各業,互聯網巨頭和傳統制造企業雙向融合,一場產業互聯網革命正在緊鑼密鼓地發生。不過,產業互聯網這道菜,要一鍋一鍋地炒,每個行業都有不同的解決方案。

    文|《中國企業家》趙東山

    編輯|李薇

    頭圖制圖|王超

    對于大多數行業來說,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只“黑天鵝”,線下商業活動被按下暫停鍵。然而,危機之中,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卻按下快進鍵,不僅對復工復產發揮了重要作用,也為經濟復蘇帶來了曙光。

    “新基建”在這一年成為熱詞。國家發改委首次明確“新基建”的內容:“涵蓋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以及創新基礎設施等三大領域,包括5G、數據中心、云計算、工業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傳統基礎設施數字化改造七大領域”。產業互聯網迎來高光時刻。

    在新基建的大潮下,互聯網巨頭展開了新一輪角逐。

    5月26日,騰訊宣布,未來五年將投入5000億元,用于布局新基建;另一個互聯網大佬阿里巴巴也宣布,未來三年再投2000億元,用于云操作系統、服務器、芯片、網絡等重大核心技術研發攻堅和面向未來的數據中心建設;百度則加大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并宣布5年培養500萬AI人才。

    巨頭大力投資產業互聯網的背后,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各大互聯網公司開始面臨用戶持續增長的壓力,我國的消費互聯網人口紅利幾近見頂。阿里、騰訊、百度、字節跳動四家公司,就控制了整個中國互聯網超過70%的流量。尋找新的增量成為騰訊、阿里等互聯網巨頭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出海尋求國際化是一條出路,那里有更多的流量和用戶,但受國際環境政策等外部風險因素影響較大;更大的增量市場是撬動國內各個產業的關鍵環節,實現數字化轉型。

    除了親自下場外,騰訊、阿里等紛紛展開了產業互聯網相關的投資。騰訊投資了東華軟件、金蝶國際、微盟等;阿里則入股了潤和軟件、華宇軟件、銀江股份等,借助第三方服務商,助力傳統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疫情就像催化劑,推動產業互聯網革命飛速發展。

    產業互聯網這個賽道

    不同于消費互聯網對大眾生活秋風掃落葉式的席卷,產業互聯網更像是對產業生態刨根問底式的徹底顛覆,它會深入到各個產業環節和生產要素之中。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解釋說,所謂產業互聯網就是利用數字技術,把產業各要素、各環節全部數字化、網絡化,推動業務流程和生產方式的變革重組,進而形成新的產業協作、資源配置和價值創造體系。

    與消費互聯網相比,產業互聯網有明顯的區別。比如,產業互聯網是產業鏈集群中多方協作共贏,消費互聯網是贏者通吃;產業互聯網的價值鏈更復雜、鏈條更長,消費互聯網集中度較高;產業互聯網的盈利模式是為產業創造價值、提高效率、節省開支;消費互聯網盈利通常是先燒錢補貼,打敗同行對手,再通過規模經濟或增值業務賺錢。

    黃奇帆做過一個有趣的比喻:產業互聯網在實際的發展中,是一個行業一個行業的“小鍋菜”。因此,產業互聯網這道菜,是要一鍋一鍋地炒,每個行業都有不同的解決方案。比如汽車產業鏈,上千個零部件企業,就是行業“小鍋菜”之一,通過數智化改造,就可能使得不增加投入、不增加原材料消耗的背景下,為產業鏈提供1%~10%的新增值。

    阿里巴巴:與各行業“共創”

    從發展歷程看,阿里巴巴從一誕生就是做to B生意的,阿里黃頁的B2B撮合交易可以稱之為產業互聯網的初級形態,主要解決企業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問題。

    來源:被訪者

    阿里最初的to B業務并不算特別成功,但馬云沒有忘記自己的創業初衷,“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2016年,馬云提出了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術、新能源”,其核心再次指向B端。五新提出之后,首先實踐的是新零售,利用電商的經驗,整合零售的線下點,促發了新零售的熱點。2020年,阿里發力新制造,保密三年之久的“一號工程”犀牛智造終于亮相。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認為,產業互聯網的核心是怎么讓產業升級,發生本質的化學反應,“過去十年我們共同擁抱互聯網。今天擁抱不夠了,擁抱是物理接觸,今天需要全面融合到互聯網,融合到數字世界當中。”

    “數字技術不僅能為企業開拓新的網絡銷售通路,更改變了營銷、消費者運營、供應鏈管理、商品設計和生產方式等全鏈路,阿里商業操作系統將為企業輸出一整套的數字化能力,而非提供單一工具。”張勇解釋稱。

    2020年疫情期間,阿里云和釘釘將其在企業協作的優勢運用到教育領域,全國各地的教育局、學校、師生一齊涌入釘釘。

    “釘釘平臺上最高并發流量達到數千萬,用戶量至少是以前的10倍。2020年2月10日當天,1小時內我們就部署了1萬臺服務器,疫情期間阿里云已經緊急部署了10萬臺服務器。”阿里巴巴合伙人、釘釘教育線負責人方永新曾告訴《中國企業家》。

    釘釘內部的企業文化之一是“共創”,凡是涉及到to B的業務均會采用“共創計劃”的模式,即產品技術團隊深入到某一垂直行業,設身處地地了解企業工作過程中存在痛點的場景,再通過互聯網產品技術解決。

    釘釘的誕生正是源于一次共創計劃。陳航(花名無招)此前曾是阿里旗下社交產品“來往”的業務線負責人,2014年來往失敗之后,他決定潛心開發一款工作場景的即時通訊工具,在有了產品初步模型之后,無招決定與一家電腦貿易公司深度合作,每天跟著銷售跑客戶,跟進業務的每一個流程,誕生了釘釘的第一個版本。

    阿里巴巴副總裁劉松認為:“消費互聯網是商品的互聯網,產業互聯網是知識和能力的互聯網,因此要用升維的角度來考慮。比如煉鋼煉鐵、化學合成,這與賣一件衣服有明顯的差異,需要垂直行業的疊加,還要考慮到自動化、大數據、產銷融合等等。”

    阿里正不斷將這種共創文化復制到各個領域,進入新領域、發現新問題。憑借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金融科技等手段,阿里已穩固地位于服務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的入口處,將直接參與到數字化創新中。

    騰訊:巨頭的自我革命

    2018年9月30日,騰訊內部發起一場時隔6年以來最大規模的內部架構調整,并首次明確提出進軍“產業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