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lxno9"><em id="lxno9"></em></video>

<form id="lxno9"><legend id="lxno9"><video id="lxno9"></video></legend></form>

    <wbr id="lxno9"><legend id="lxno9"></legend></wbr>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刷單、刷量、售假、賬號買賣,直播帶貨的隱秘角落

    2020-12-23 11:00 | 作者: 趙東山,李薇,肖麗

    在直播帶貨光鮮亮麗的成績單背后,是一個更加真實卻又光怪陸離的世界。在那些隱秘的角落,滋生了刷單、刷量、賬號買賣、“Feed流投手”等游走在灰色地帶的業務,甚至假貨也開始大行其道。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李薇

    頭圖插畫|肖麗

    在花了近200萬的“學費”后,岳巍對直播帶貨終于不再那么執著了。

    岳巍是一家進口牛排和速食牛肉面品牌的創始人。今年年初,岳巍看到螺螄粉這一品類在直播帶貨的風口爆火,鐵了心要嘗試直播帶貨,岳巍覺得,螺螄粉能火,他的牛肉面也能火,況且他的牛肉面主打“肉和面一樣多”。

    岳巍的父親從事多年進口牛肉生意,父親的貨源為岳巍在速食牛肉面上提供了很好的成本和供應鏈優勢。在岳巍的設想中,在產品和供應鏈優勢的基礎上,自己的創業項目要再能搭上迅猛發展的直播電商快車,就是巨大的機會。

    從2020年年初到2020年8月,岳巍輾轉跑了杭州、珠海、成都、重慶等近10個城市,甚至還去了石家莊這些聽起來似乎跟直播電商關系并不搭的城市,目的就是去見各種各樣的主播和MCN。

    當時正值抖音6000萬簽約羅永浩,各大平臺紛紛開始在直播帶貨上傾注資源,與直播帶貨相關的服務類公司也紛紛興起,但一切又處在魚龍混雜的狀態。

    在珠海,岳巍到了合作伙伴辦公樓下才發現這是一家金融投資公司;在成都,岳巍帶團隊和產品去了才發現,要去談合作的MCN機構已經倒閉,辦公室早已更換了主人。此外,更有一些合作伙伴企圖誘導岳巍充值10萬元注冊會員,才保證把貨遞到當紅主播李佳琦手中。

    當然,其中也不乏靠譜的MCN機構,岳巍也曾跟朱丹等知名主播合作過。在岳巍與各路主播合作的數十場直播中,單場直播銷量最好的成績是超過4000單。但對直播帶貨寄予厚望的岳巍并不滿意這樣的數字,這與他感受到的瘋狂行業氛圍形成了巨大的落差。

    在“泥坑”里走過幾遭之后,岳巍才覺得4000單已實屬不錯。在經歷過各種荒誕和魔幻的騙術之后,岳巍開玩笑稱自己也完全能開一個MCN公司了。現在再聽說誰家昨晚直播帶貨GMV又突破幾千萬,甚至幾億,岳巍只會默默一笑。

    直播帶貨頻頻翻車,李雪琴參與的一場直播帶貨涉嫌機器刷量數據造假;楊坤的一場直播因為退貨率太高,商家紛紛開始維權;職業打假人王海公開點名辛巴帶貨的燕窩是糖水;羅永浩因為帶貨的皮爾卡丹羊毛衫是假貨而道歉……類似的新聞層出不窮。

    從鐵了心要入場,到默默一笑,岳巍被直播帶貨的華麗外表所吸引,又因為進場前后巨大的心理落差決定退出,在這里,他看到光鮮亮麗的成績單的背后,一個更加真實卻又光怪陸離的世界。

    旱澇保收的坑位費

    對于主播和MCN來說,如果要做到旱澇保收,穩賺不賠,坑位費是必不可少的。

    坑位費相當于品牌商家與主播合作的入場券。在岳巍合作的眾多MCN機構中,大多數都會收取坑位費,主流的合作模式是坑位費+傭金,只有極少數MCN會同意采取純傭金的模式。

    因為薇婭、李佳琦等頭部主播的個人光環被吹捧得越來越大,使得整個主播群體在談判中的主動權也越來越大,他們會收取價格不菲的坑位費,但大部分不會給商家允諾成交量。所以,對于商家來說,跟帶貨主播合作更像是一場賭博。

    如果通過支付一定的坑位費能帶動銷量,商家們大多是愿意的,但并不是所有主播的帶貨能力都值得支付坑位費。此外,坑位費成為行業潛規則后,也被越來越的多人盯上,并衍生出越來越多的灰色產業鏈。

    某品牌的直播電商負責人告訴《中國企業家》,“一部分詐騙機構會打著MCN名頭,通過向各種意在合作的商家收取坑位費集資,然后轉移資金購買理財產品或用于其他用途。而為了獲取商家的信任,他們大多會允諾一定會有倍數ROI(投入產出比),如果沒達到就按照一定比例退還。”

    這樣的MCN往往一邊做著直播電商的生意,一邊做著金融投資的生意,在收取商家的坑位費后,他們也會盡可能安排直播帶貨,即便沒有兌現當時允諾的帶貨效果,等到幾個月后,把坑位費退還商家便是,它們主要的“盈利模式”是從中賺取理財投資的利息,這一模式的關鍵是廣撒網,且大多是一次性生意,只要能網到足夠多的魚,就有豐厚的利潤。

    此外,坑位費也正在成為一種稀缺資源,尤其是對薇婭、李佳琦等頭部帶貨主播,各個商家擠破了頭想要把自己的產品遞進去,并想方設法被選上。因此,基于頭部主播坑位費,又衍生出眾多的商業模式,并誕生龐大的黃牛群體。

    這些黃牛大多會允諾能把產品遞到頭部主播的選品團隊,如果商家想讓自己的產品盡快被頭部主播的選品團隊看到,商家可支付“加急審核費”,黃牛通過各自渠道可以讓頭部主播更快看到產品,“加急審核”的緊俏程度不遜于春運火車票。

    因此,部分頭部主播的坑位費也變相地水漲船高,“雖然有的主播標價坑位費是1萬,但你用這個價格不可能拿下。部分主播還會將坑位費換一套包裝話術,變成一種全案營銷服務,以收取更高的費用。”一位商家直播負責人告訴《中國企業家》。

    數據好看了才好招商

    雖然不允諾成交量,但直播電商的本質是,用主播的個人影響力交換商家產品的銷量。因此,只有數據好看了,對于主播和MCN機構來說才能更好地招商。

    當前來看,比較受到各方重視的數據維度是“粉絲數、在線觀看量、銷售量和退貨率”。而圍繞這四個指標的數據優化衍生出了眾多門類的生意,最常見的便是刷量和刷單。

    刷量主要針對于粉絲數和在線觀看人數等指標。刷量的服務提供商會以“直播間數據優化服務”的相關名稱潛藏在淘寶之中,通過淘寶旺旺溝通后,他們大多會讓你加微信。在微信聊天中,他們會告訴你詳細的服務方案和報價。

    “所有主播都刷,小主播的想成為大主播,大主播想更大,人心永遠不會滿足的。”一位直播間數據優化服務商告訴《中國企業家》,不同的服務項目都有不同的價格,他們的服務會精確到:你需要只顯示在線人數,還是要上榜有真實用戶頭像的?是在直播一開始就增量,還是在直播過程中循序漸進增量?單純只要在線人數,還是有模擬真人的自助互動評論?

    所有的這些服務均可通過一整套云控系統操作實現。如果說以往的刷量還停留在數百人上千臺真實的手機實現的話,現在通過云手機便可實現,在云控系統中通過一臺云手機可以控制百臺甚至千臺云手機,一鍵控制,同步操作。

    粉絲和同時在線觀看用戶數據好看了,只是開始直播帶貨的第一步,真正讓商家動心的還是過往直播帶貨的銷售額,刷單便是圍繞這一指標。

    “專業的刷單平臺會雇傭很多兼職在家的刷單手,你肯定收到過招聘兼職刷單的短信,這些都是通過真實用戶下了單,再退掉。很多平臺的稽查對此也無能為力,因為真實的消費場景中確實存在買了想退的場景,而刷單手的任務是,買完全部退掉。”上述商家直播負責人告訴《中國企業家》。

    刷單手,大多是兼職人員,他們通過刷單拿到傭金和返點,部分刷單平臺甚至需要用戶自己墊付資金刷單。不過,多地的警情通報披露,刷單也已成為一種新型騙術,刷單平臺會引誘刷單手不斷在刷單平臺增加自己墊付的金額,而在一旦等到資金足夠多的時候,刷單平臺就會攜資跑路。

    通常來講,退貨率高會不利于下一次直播的招商。但是,目前很多官方平臺都不會公布直播帶貨的真實數據,大多是第三方數據統計平臺抓取,而很多數據統計平臺往往只統計當場的銷售額,很少會跟進之后的退貨率。因此,退貨率只存在于各個品牌商家的口口相傳之中。

    新的產業鏈延伸

    買量、刷單只是直播電商最顯而易見的衍生產業,而隱藏在各項業務背后的是不斷延伸的灰色產業鏈。

    首先,因為直播電商的火爆和數據優化的易操作性,賬號買賣正成為一種新型生意。那些急于求成、意在通過直播帶貨賺快錢的MCN機構,通過購買賬號培養自己的核心IP;而那些擁有一定粉絲基礎的直播賬號,能更快速地漲粉,真實度也更高。

    賬號買賣之外,養號和批量孵化網紅也是一種方式。

    “很多金融投資公司旗下都有豪車租賃,他們拿這些豪車資源去拍抖音,豪車美女都很容易火,賬號做火之后再直播帶貨,甚至有些主播最后自己都變成了甲方,自己貼牌賣貨。”一位接近養號團隊的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

    因此,在直播帶貨的所有環節中,除了數據方面的造假之外,假貨也開始大行其道。在打假名人王海指出辛巴帶貨的燕窩是糖水之后,羅永浩帶貨的皮爾·卡丹羊毛衫也被監測出是假貨,并非純羊毛,羅永浩就此道歉,并表示三倍賠付。

    今年8月的一天,一位擁有百萬粉絲的直播帶貨主播廖某在直播時被警察抓捕,這一過程恰好被直播。廖某被捕的原因便是其在某電商平臺直播間內,銷售假冒品牌服飾。此前,浙江嘉興警方也破獲了一起網售制假知名品牌服飾案,涉案金額6000余萬。據警方介紹,曾從事模特職業的一名“網紅”,專門在直播等形式展示假冒服飾,為重大售假犯罪行為。

    中消協一項調查報告顯示,37.3%的消費者在直播購物中遇到過消費問題,這個數字遠遠大于其他的購物方式。

    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曾公開痛斥直播帶貨中的假貨現象:“直播是形式的變化,最終要回歸到制造,也就是產品本身。沒有好的產品,無論表現方式如何,最終都會失去根基。”她還在直播中透露,雖然格力在快速實現產品的多元化,但有一點她可以保證,格力的所有產品都是自己生產,沒有一件是代工的。

    此外,抖音、快手等官方平臺會推出Feed流、粉絲頭條等官方營銷工具,很多主播和MCN機構會通過投放Feed流廣告來推廣自己的直播間,而基于這一業務,一項名為“Feed流投手”的服務也因此興起。

    “Feed流投手”吸引MCN機構投放的宣傳點是,“數據不僅要好看,最好還省錢,我的投放會比你自己投產生更高的價值。”

    這些商家大都鼓吹自己跟直播平臺簽了大額的年框協議,會有一定的優惠和返點,而這一群體的生意邏輯是,如果你投入1000元能實現2000元的商業產出的話,通過他們則能實現10000元的產出,他們的投放更科學,效率更高。

    另外,直播電商的單場GMV帶貨越來越高,各家的戰報業績不斷攀升,但如果沒有真實的用戶購買,僅憑刷單往往需要巨額的資金,因此,基于服務刷單平臺的一部分提供金融服務的墊資平臺又開始興起。

    墊資平臺通過金融服務的方式借款給刷單平臺和團隊,刷單平臺賺部門MCN機構的刷單服務費,部分MCN機構再通過賺取商家的坑位費和銷售傭金,一條漫長的產業鏈因此形成。

    經久不衰的培訓亦成為賺錢的門道。直播帶貨大火之后,就會出現各種電商導師,他們通過開設培訓班收割一部分渴望入行的商家。“當一個行業開始出現大量老師的時候,這個行業一般已經過了紅利期,進入平穩期了,甚至開始下滑了。”這是岳巍得出的深刻教訓。

    如今,岳巍自己帶領團隊開啟了各個平臺的自播:“再也不會去找大主播直播帶貨,尤其是涉及到巨額的坑位費。”岳巍越來越感覺到,直播電商其實是每個商家的標配,沒有必要全部往頭部主播那涌。

    “當你想加入一個趨勢,在你看到它的時候,其實你已經晚了。但是只有你加入了,下一波機會你才能趕得上。就像淘品牌之于淘寶等電商平臺,螺螄粉之于短視頻內容電商。”岳巍總結。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岳巍為化名。)

    國企業家學者計劃首期招募啟動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在线高清中文字幕电影_中文字幕久荜在线_2019中文字字幕在线不卡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